第74章

子矜愣了一下,随即满不在乎道“那又如何?”

楚王看着子矜这幅油盐不进的样子,叹了口气,劝道“当年之事也不能全怪在你父王身上,这么多年,四兄待你如何你也不是不知道,为何不能给四兄一个机会呢?”

“我给他机会?”子矜自嘲的笑着,“谁给过我机会吗?”

“你连继母都能接受,就不能体谅体谅四兄吗?”

楚王不是很理解,明明四兄才是子矜如今在世上最亲近的人,可自己这个侄女儿偏偏不按常理出牌,与继母相处融洽与生父关系僵硬,一旦四兄试图干涉她的事,两个人的关系连表面上的亲近都维持不了。

子矜苦笑着摇了摇头“这不一样,六叔,你根本不明白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楚王盯着子矜,半晌才叹了口气“也罢,你向来有分寸。”

子矜低着头并未回答。

有分寸?也许吧!

“世子,明年回蓟州有什么问题吗?”从楚王府到燕王府的一路上夜心忍了又忍,最终还是问了出来。

“别听六叔瞎说,能有什么事?”子矜低头摆着棋子,漫不经心地安慰道,眸中却一片深沉。

知道子矜不愿多说夜心也不在追问,说了声“我去给世子泡茶”便转身从里间取出一整套茶具,坐在了离子矜不远的地方。

“青书呢?”子矜摆好棋子,头也不抬地问。www.djyru.com 枇杷小说网

夜心把杯子放到子矜手边,道“去帮世子挑嫁衣的布料了。”

子矜手中茶盏一顿,挑眉道“帮我挑嫁衣料子?”

“婚服。”夜心默默地改了口。

“夜心,我想你还没明白过来”子矜放下茶盏,淡淡道,“我和那些闺阁小姐不一样,我是燕王世子,日后会袭燕王爵领燕山卫、镇守北境、为国藩篱。

和苏言蹊成亲之后他会随我回蓟州,日后不得科举、不得从军、不得经商、不得蓄姬纳妾、不得擅自出府,子女亦要随我姓萧。

我们两人的婚事,始终都是他嫁我娶,他是我的世子妃。”

末了,子矜看着夜心呆呆的样子,捏捏她的脸,一边感慨着手感不错,一边问道“你可明白?”

不是她太过敏感,实在是夜心的位置过于重要,如果夜心不能拿捏好对苏言蹊的态度,会是一件很麻烦的事。

夜心略一偏头,把自己的脸从子矜的手中拯救出来,点头道“夜心明白。”

“明白就好。”子矜收回手笑着捧起茶盏,又道,“你记得给君行君衍他们交代一声,苏莫云不是他们的主子,不必太把他当回事儿。”

“是。”

见夜心再次回到茶案前,子矜再次捻起棋子看向棋盘。

梁国公是太子的人,他的世子是大兄的人,也不知道苏言蹊这个燕王世子妃会站在哪边。

……

“阿耶,该喝药了。”

萧元将药碗递给倚在床上的太子萧业,待他喝完之后又递过去一杯温水漱口。

萧业喝了口水压了压口中的苦味,才笑着对萧元道“整日里喝这些苦汁子,如今竟连白水尝起来都是苦的。”

萧元将药碗递给身旁的宫人,道“阿耶若不想喝药,便该好生休养,早日将身子养好才是正经的。”

“你又如何知道为父没有好生休养?”

“昨日刘院判来诊脉的时候儿子问了,分明是您思虑过重才久病难愈!”萧元看到萧业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语气生硬,“您若是好生休养身体怎还会这样!”

话刚说完萧元就后悔了,萧业本就身体不好,若是再被他气出个好歹,那他的罪过可就大了,别的不说,宣武帝头一个不会放过他。

萧业也没想到,自己不过是一句玩笑似的反问便让萧元生出这么大的火气,

作为一个自认为合格的父亲,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关心一下长子的心理健康,遂问道“你最近是遇到什么事了吗?”

“没,没有。”

萧元下意识的否认,却更加坚定了萧业关于自家儿子遇到了麻烦的想法。

“我知你现在便跟在你阿翁身边学那些东西略有艰难,若是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你说出来,为父帮你参详参详?”

见萧元低着头不肯说话,萧业也不急,只是端着茶盏一口一口的喝着温水。

半晌,

萧元抬起头,带着一股子决然的气势,开口道“儿子前些日子无意中听到几个官员说,说您身体不好,指不定哪日便……他们便想要扶持晋王。”

“叫什么晋王!那是你二叔。”

萧元硬着脖子不搭话。

萧业揉了揉额角,头疼道,“你便是为了这事纠结了这么些时候?”

这孩子怎么有点傻呢?子矜都明白的事他居然还在钻牛角尖!

“难道不该吗?”萧元气愤道,“他们竟敢肖想您的太子之位,简直不知所谓!”

萧业看着萧元气愤的样子,神色平静地问道“你到底是气愤他们他们投靠你二叔?还是气愤他们不把为父这个太子放在眼里?亦或是因为别的什么?”

“这……”

萧元抿了抿唇,有一种心思被洞察的羞耻感。

他从小到大接受的都是正统的儒家教育,再加上宣武帝护短的性格,本朝对亲亲之义极为重视,如今要他承认他在这听到那几人的话之后居然因为害怕自己的地位受到威胁而对自己的叔叔产生敌意,是一件让人很难为情的事。

反倒是太子,在看到萧元的反应之后了然一笑,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二郎长大了。”

太子的语气颇为欣慰。

什么?!

萧元不可置信的看向太子,刚刚那话是阿耶说的?

他难道不应该生气吗?

气愤自己的儿子在自己还没有登上帝位的时候,就开始肖想起那个位置。

显然,太子殿下的脑回路不是一般人能够理解的。他并没有觉得自己的儿子戒备藩王,想要维护自己未来利益的这种行为有什么不对。反倒对此颇感欣慰。

“以前我总觉得你性格太过温和,不适合生在皇室之中,如今看来,倒是我想多了,你这样,很好!”

太子拍着萧元的肩膀,骤然生出一股吾家有子初长成的感慨。

推荐阅读:

重生后,我被女儿旺成了世界首富 大秦:身为长公子我一心只想造反 小侠游江湖(重置版) 高冷仙君为万人嫌堕魔了 重金求子上错床,我闪婚高冷美女总裁 修仙成神后,还被召唤回来打工 拒婚后,疯批大佬成了恋爱脑 重生年代,她手握商铺种田度灾年 你说的不娶,我嫁人你哭什么 综武:武当师叔祖,读书成道祖! 四合院:都重生了,谁还受委屈啊 能无限回档了当然要做救世主 超神:毁灭日超人,火气很大 半岛:游戏主播不会遇到美女爱豆 咒术回战:我,两面宿傩,加班 cos陀总的我穿越到咒 保护我方族长 我在超神召唤动漫人物大乱斗 鲜衣怒马恰少年 不爱猛男爱书生 恋综发疯,狂赚十亿! 穿成老妇后,收获养成系权臣 江东合伙人 太子妃她只想养老(清穿) 幻界灵殇 假千金绑定神豪系统,养母家慌了 末世两界倒爷 醉春色 春来无事[破镜重圆] 玩家平等迫害所有人 夫君宠妾灭妻?行,这火坑让你了 三国杀:蒸就蒸蒸日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