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灵光

不过仔细想想倒也能理解,子矜并不是不知民间物价,在立国之初的边镇荒地一亩都要百钱,现在国朝太平人口渐长,田地的价格翻了几倍不止,再加上晋地多山,良田难得,价格要高上不少,上田至少也要两千余钱。

晋王府买地都要规规矩矩的按照市价买,还不一定能买来上田,他们一个旁支却狐假虎威强买强卖,晋王心里不平衡也挺正常。

独孤霖叹了口气,“据说是因为那一支的人确实不讲究,不仅为祸乡里鱼肉百姓,还敢欺压朝廷官员,有一位御史私下寻访他们的罪证甚至被殴打致死,他们把那位御史伪装成被狼咬死的样子抬去报官,当地的官员明知世事如何却苦于没有证据,只能眼见同僚惨死。”

王琰一掌拍在案上,怒道:“他们竟敢嚣张至此!”

萧敄亦是难以置信,大约是燕王一家的风气太过正经,先入为主之下他对于皇室的好感极高,即使心里知道不可能所有的宗室都和燕王一家一样,但他心里总还是觉得,能教出来燕王这样的宗室,再坏又能坏到那里去。

谁知道短短几个月,他的世界观破碎了两次。

子矜冷哼一声,“怕是陛下对他们太过宽厚让他们忘了自己的身份,不过是同一个祖宗罢了,还真把自个儿当回事了!”

对于他们这种严于律己的宗室来说,这种败类最是可恨,他们辛辛苦苦经营十几年的名声,就因为这些人就要被捎带着骂上几句,想想就觉得憋屈。

独孤霖察觉到子矜的不平,提议道:“你们在书院不知道,现在蓟州的茶楼里,那些说话人的本子都是关于这事的,你们要是真想知道,不如去听他们说说?”

茶楼?

子矜和王琰对视一眼,瞬间便明白了彼此的决定,子矜看向萧敄,轻声问道:“大兄要同我们一起去吗?”

萧敄看向独孤霖,无声询问。

独孤霖摆手道:“想去便去,记得回去之后写一篇策论,下次休沐交给我。”

“诺。”

见几人已经打定了主意,独孤霖开始赶人了,“那我就不留你们了,记得晚间早些回府。”

送走子矜一行,静娘抱着独孤谊随独孤霖回了后院。

静娘把独孤谊放到床榻的内侧,忍不住问:“娘子为何要故意引那几位去茶楼?”

“算是受人所托吧,”独孤霖笑道,“婧德对她这个义子可真是掏心掏肺。”

怕他左了性情,特意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来开解他。

……

子矜一行出来的时候带的有王府的侍卫,如今转道去茶楼也不用再去王府叫人,几人步入茶楼的时候台上说书的有了一瞬间的停顿。

茶博士眼尖的看到了子矜和王琰,托两人常在城中晃悠的福,城中不少店家都认识他们,甚至因为长得好脾气好两人还挺受欢迎,至于和两人并肩而立的萧敄,茶博士虽然不认识,但看他们几个相似料子便知道非富即贵。

“娘子可还是去楼上的雅间?”

子矜在大堂扫了一眼,走向了角落中的一个空座,在茶博士为难的脸色中径直落座,“两份点心三碗茶,隔壁桌再多加两份点心,就按照你们卖得最好的上。”

子矜指了指侍卫坐的另一桌,见茶博士苦着脸忍不住道:“怎么,难道这位子有人预定了?”

“娘子可别挖苦小人,若大堂的位子都要预定,我们主家怕不是做梦都要笑醒?”

“那你苦着脸作甚?不想见我们?”

这话茶博士怎么敢接,赶忙给子矜陪笑,道:“这不是怕冲撞了娘子吗。”

子矜瞪了他一眼,没好气道:“放心吧,不是来砸场子的。”

“欸!”茶博士欢快的应了一声,麻溜的跑去端点心了。

临走之前在下面给台上说书的打了个手势,看到说书人瞬间挺直的腰杆,子矜哭笑不得摇头,她像是会砸场子的人吗?

子矜侧过身子,示意王琰和萧敄看台上,“都听听。”

想来这个故事已经说了好几日,现在已经到了大结局,“晋王听得那刘家大郎的冤情,怒发冲冠,当即便让府上侍卫锁了子通一家送至刑狱司……”

子矜拿起一块点心小口咬着,默不作声的关注着听书的茶客的反应。

这次的本子写的极好,说话人的功底也极为深厚,很少会有人在底下大声谈论,若只看表情大部分人对于晋王当时的处理是极为满意的。

“大兄以为如何?”

萧敄叹了口气,“世事难两全,如皇家这般教养还会有这种败类,更何况其他人家。”

说实在的,本朝皇室同前朝一起,在历代皇室中可以说是名声最好的,秦朝且不提,被汉朝骂了几百年名声早就烂大街了,汉朝皇室的好声誉也被他们在王朝末年给败完了,至于魏?不修内政以致诸胡乱华,名声什么的就不用想了。

唯有晋齐两朝,对宗室的品行要求极高又不拦着宗室上进,宗室旁支深入民间不说修前铺路至少也做到了与人为善,在民间声誉极高。

这也是晋末帝玩脱了之后,萧氏宗亲振臂一呼百姓便愿意为其驱使的原因。

“只能说一句权势迷人眼。”萧敄感慨道。

子矜:“……”喵喵喵?

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就听不懂呢?

明明只是想让你不要太过于追求完美,你怎么会悟出这么一个道理?

“他们敢如此行事就是因为他们的同族是皇帝,而皇帝是天下共主,他们作为皇帝的同族也有这天下的一份,”萧敄现在思绪纷乱,他感觉自己仿佛要抓住什么,但是又隔了一层,“若皇帝不再是皇帝……”

子矜一杯温水泼到了萧敄的脸上,神情冰冷,“清醒了吗?大兄若是大兄是想拉着一家人给你陪葬便直说,不用这个拐弯抹角!”

萧敄呆愣地看着子矜,这好像,是他第一次见到子矜生气。

王琰掏出帕子盖到萧敄脸上,语气平淡,说:“大兄先把脸擦了,大庭广众之下莫要失了仪态,有什么事回府再说。”

子矜把钱袋丢给侍卫,面无表情的出了茶楼,说话人的本子是朝廷写的,他还不至于在茶楼和萧敄吵起来,砸自家的场子。

更何况,胳膊折了还得藏在袖子里呢,仅仅因为意见不合就在外争吵,燕王府的脸面往哪儿搁?

推荐阅读:

崩铁:历史曝光,杨叔竟是盟主? 万古同尊 影视:人在玫瑰,从黄亦玫开始! 告白 Bug小姐每天都想关店 酿青梅 凡人:我有一个随身世界 银河第一向导 让拍征兵广告,你现场拍士兵突击 六零小辣娇,虐渣打脸宠夫忙 影视:女友梁爽,订婚乔英子姐姐 十级文明 叶罗丽之水默勿忘 四合院开局狂骂禽兽 乡野风流,桃运小医神! 吉光逍遥游 灰雾之上:诡秘王座 玄幻武者异世界 每日白粥咸菜,我竟黄袍加身? 救赎黛玉我必娶,宝钗洗白不放过 火红年代之傻柱是个好人 妻子的荣耀 四合院:傻柱开局,复制顶级厨艺 马甲是剧本组不是美强惨 我的金手指是召唤华夏神 快穿:地府求我来人间消除执念 箫大人今天又在造谣 斗罗:开局重生,我为凤凰神王 纸偶 武道:获龙生九子之力 我的卡池是整个华夏文明[星际] 顶尖猎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