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鹿王

瓢泼的大雨慢慢变的淅淅沥沥,太阳好似洗了洗把脸,渐渐地透过树林,照进了洞内。

春花被刺眼的光线唤醒,睁开眼睛看着对面那群官老爷已经准备出发了。

站起身来,活动活动筋骨,去看了看被蛇咬的弟兄,见没有事儿了,让其他镖师扶着他往外走,她自己率先出去感受一下久违的阳光。

“那是鹿群?主子,让我射下一只,今晚加餐。”

听到旁边兴奋的声音,春花眯着眼睛迎着太阳看了过去。

只见一群健硕的鹿围着几只小鹿和母鹿在极速前进,看到一只最靠近他们这边雄鹿,它的大腿处的撕咬伤口不断流着血,它往这边看了看,随后也越走越慢。

看见说话那人已经架起弓,搭上箭,已然蓄势待发。

春花握住拳,闪身的功夫将那即将离弦的箭握住了,回头看到那人一脸茫然的看着她。

等那人回过神,怒气冲冲的推了一把春花,怒吼道:

“你有什么毛病?”

春花的双手搭在两侧,握紧了再松,再握紧,不断的默念老秀才让她背的什么锦绣文章。

一道声音打破了春花的忍字诀,春花抬头,是那个主子,走近来制止了拿弓箭那人。

不知道为什么,春花闻到了他身上的香气,不是春花最喜欢的草木味儿,却是一种让人沉静的味道。www.qxnqu.com 绵羊小说网

春花很喜欢,看着俞景瀚的眼睛,她的情绪一点点平稳下来。

听到他问,

“莫冲动,听听这位小哥儿这般做的理由?可是同情那鹿群了?”

很明显俞景瀚也发现了那鹿群里有幼鹿和母鹿。

欲搭弓射箭的人心中还是不服气,对着春花鄙夷的说,

“妇人之仁!如你要饿死了,看你什么不吃?”

春花抬眼看过去,摇摇头,

“如果我有妇人之仁,我应该去给那鹿疗伤。我问你,你可要射那受伤的鹿?”

被问的侍卫面子略微挂不住,

“是又怎么样?受伤了,又离我最近,难道我射最远的嘛?”

春花望着那鹿群远走的方向,笃定的说,

“那受伤的鹿是自己走近的,不是它离你最近。而且那鹿群刚被狼群袭击过。”

听到春花的话,俞景瀚突然来了兴致,问道,

“你何故如此笃定?”

春花低了低头,又不能说她小时候经常和狼兄弟姐妹一起围猎鹿群吧。

她不仅喜欢兔肉,更喜欢甜甜的鹿肉,即便如此,她也懂得狼群会控制食草动物的数量,狼在围攻猎物的时候永远秉持着适可而止,绝不贪婪。

虽然她不会说话,狼也不会说话,可是她就是知道狼娘的意思,比黑老大还能承接狼的传承,狼娘教的,她学的最快。

看着俞景瀚,春花郑重回道,

“鹿喜欢群居生活,它们在遇到危险的时候将幼鹿和怀孕的母鹿围在中间,接下来由强壮的鹿来保护它们,最外面的是年长的鹿或者残鹿。很明显刚才的那鹿群已经受过围攻了,那受伤的鹿腿上的伤口便是狼撕扯过的痕迹。”

那侍卫头一次见人如此了解动物的习性,不由得好奇,

“那狼吃鹿是天经地义,我们射鹿怎就不可?”

春花突然感受到了老秀才的乐趣,心中愉悦,

“看你主子是个懂礼的人我才告诉你,你要看它的角,最大的,最喜欢顶着草的鹿就是鹿王。那受伤的鹿是它们群体的王,它在有意引导你去射杀它,就是为了保护其他鹿。如今暮春,正是它们繁衍和养育幼崽的时候,如果这个时候鹿王死了,新的鹿王很难接受那些不是它的幼鹿,那明年的鹿就会少,狼就没得吃的了。”

听到春花又绕回了狼吃鹿,不由得好笑,可是俞景瀚听到话却不由得有神起来,喃喃地问,

“那如果是鹿王的幼崽,也不被接受是因为什么?”

问出来之后便后悔了,刚要转移话题,转身离开,就听见春花认真的说着,

“鹿群都要保证种族的未来生存能力,如果亲生的也不受待见,那应该是耽误鹿群的未来了吧。”

听着春花的话,俞景瀚不由得陷入了沉思,难道在他父皇心中,他的弟弟更有能力带卫国走向更好的未来吗?

春花看他沉思,眼睛转了转,接着说道,

“也有可能担心它的幼崽威胁了它的位置。一般年轻的雄鹿都会积蓄好自己的实力,必要时候才会挑战老鹿王,之前都要韬光养晦的。”

听到自己说到韬光养晦,突然感觉自己好有文化,那个老秀才有她这么有天赋的徒弟,简直三生有幸。

说罢,便好心情地拍了拍俞景瀚的肩膀,走向已经整理好的镖师。

当春花的手掌拍过来的时候,俞景瀚陷入沉思没反应过来,旁边的暗卫和侍卫手里的剑已经出鞘。

结果春花一点没停留的走了,俞景瀚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心道这个小哥儿不一般,身手不凡,反应机敏,是个好苗子。

白日听了春花的话,夜晚俞景瀚在官舍中拿着书不由得出神,突然坐正身体,唤了身边的侍卫,

“胥一,将关将军请过来。”

“是。”

顷刻,豹头环眼、燕颔虎须的粗糙大汉走进室内跪拜。

“关洪拜见太子殿下。”

“关将军请起。今日请关将军前来,是有一事相托。”

“殿下请说,关洪必当竭尽全力。”

“洪将军请坐。如今形势有变,未来不明,回京之后,孤会主动上交虎符,而我身边的将士们必定会被逐一排挤出京。关将军,孤需你前往宁城,提前将些势力清除一下,给弟兄们留一条后路。”

关洪是个大老粗,不过不是个不过脑子的人,他也明白如今圣上怕是忌惮太子了,心里暗骂,个老糊涂,这般好的儿子却不要。

嘴上承诺着并也劝慰着,

“臣定不辱命。不过宁城苦寒,殿下金躯,何不择一更佳之处。”

俞景瀚看向窗外的夜色,肃然的说,

“只有去了那儿,才会满足他们所有人。”

…………

官舍的火烛燃了一夜,不停有人进进出出。

直到天明,俞景瀚叫来胥一吩咐准备出发。胥一跪地不起,

“殿下,望您以身体为重。”

俞景瀚看着胥一,神色莫名,

“胥一,如今我还能保证身边的人可信,过了渠县,迎接我们的人来了,我就不敢保证了,最近让暗卫不要出现了。启程吧,看看他们派的谁来。”

说罢,站起来率先出去了。

推荐阅读:

娱乐:主仆系统,开局精控天仙 林枫王镇 叶魂忘铭 贝慈魏泽如今天也摸鱼 顾今歌沈亦君一颗茜子 重回宿敌黑化时 小皇帝今天也在被九千岁宠 道宗垂钓三十年,出山既无敌 负刀江湖行 步步婚宠:凶猛老公停一停 人在修仙世界,和谁都能五五开春风要开心 机甲遍地走,我将华夏变列强上天的地 误惹萌妻:妖孽,哪里逃 我的弟子全是大帝之资陆长生叶秋白 全民转职:我能无限加蓝 楚宁楚侯府 踏天道尊 特种军医在都市 制霸文娱从女装大佬开始 制作崩三,爱莉希雅是看板娘 名门隐婚:枭爷娇宠妻 疯魔修炼 朕不想活了 我叫黄大仙 绝代医圣 先上后爱,首长你好坏 巫师的旅途 漫威里的炉石酒馆 斗罗之开局签到银龙王 无限毁灭机器 我能夺取术法 大仙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