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当爷不值钱?

第一百八十章 当爷不值钱?

顾家的婚礼出奇的典雅,不同于金光铺就的奢华,也没有刻意的大肆渲染,顾存与贺家霖终于走在了一起。最欣慰的,要属贺炎彬,没有什么比看见唯一的妹妹幸福更重要了。

黎圣睿携裴琳参加婚礼,造成了一定程度的轰动,毕竟黎圣睿为人一直很深沉低调,他的家庭,对外界来说,隐秘性和神秘性一直吸引着人们的探求欲。

婚礼当天,魏韶经过酒店门前,看了眼写着新郎新娘的标牌,淡淡的笑了一笑转身离开,错过了就没有回头的可能,以前他给不起的有人能给的起,怪只怪自己当初太过天真。

顾存出车祸前一天,他去找过她,并且送上了一枚戒指。

他可能很负责的说,这是他三十年来唯一一次送出戒指,发自内心的。

贺家霖只看了一眼,然后还给他,平静的说道:“何必呢!虽然挺让人感动的。”

应该是有点伤心吧!魏韶没收回戒指,他送出去的东西没有收回的习惯,他说:“你若是不要,就扔了吧!”

第一次体验到失恋的感觉,心里空的厉害。不过,他不是放不下的人,所以,在失落伤感了三天之后,又活了过来。

然后,他遇到了风子信。www.rkzyu.com 时光小说网

婚礼在众人的祝福和美言中进行,黎圣睿搂着裴琳跟各位同行打过招呼,就回到自己的席位。看见裴琳四处乱转的目光,黎圣睿凑近她,“羡慕?”

裴琳点点头,“是啊,你看他们看起来好恩爱。”

的确是很恩爱啊,顾存和贺佳霖站在一起,同样的闪光,新郎体贴温柔,面面俱到,一个动作一个眼神,都是满满的情意。

“你想的话,我们可以再举行一次婚礼。”黎圣睿朝台上看了一眼,不怎么在意的道。

“才不要!”裴琳想也不想的摇头,羡慕是一回事,自己去做是另一回事。

台上,贺佳霖正下台阶,顾存体贴的上前为她提起拖地的裙子后摆,好让她行动方便,贺佳霖自然的将手交给他,两人相携而下。

“佳霖真幸福!”裴琳在下面感叹道。那样自然熟练的像是经历过上百次,半点也没有作秀的成分,看起来,贺佳霖真的找了一个很好的男人。

“顾存比佳霖小四岁呢,没想到年纪小的男人会这么体贴!”

裴琳没参加过别人的婚礼,对什么都比较好奇,眼睛几乎都长在一对新人的身上。

黎圣睿看到老婆的目光被别人吸引,隐隐不快,“你是嫌我对你不够好,还是觉得我太老了?!”

“哪能呢,老公对我最好了,一点也不老,青春永驻。”骤然听到黎圣睿阴森的语气,裴琳赶紧收回视线,靠近他赞美道。

黎圣睿哼了一声,赞美的真实度还没有黎普诚心!

……

风子信新上任,被派去学习一个月,回来的时候,刚下飞机,就看见了魏韶的身影。

要问他是怎么得到消息的?那还不容易,风爸爸是魏韶外公的学生,魏韶去一求,什么资料都拿到了。

风子信觉得有点意思,男人她见的挺多的,毕竟当兵的时候她是跟男兵一起训练的。

可是见到这样犯贱的男人,还真是不多。他是不是觉得被自己虐特好玩?

“美女……”

风子信假意的笑笑:“禽兽,好久不见。”

魏韶的脸变绿了,但马上又回归到白里透红,开玩笑,要是被人刺激两句就崩溃,他就不是魏韶了。

“身为人命的父母官,好公仆,不能这样对人进行人生攻击。”

风子信冷哼一声:“你是人吗?!”

魏韶自动忽略对自己不好的攻击,笑嘻嘻的没事儿人似地,“我请你吃饭,为你接风?!”

风子信有意思的点点头,将自己手上的行李包扔给他。

她信奉的自理名言:有人愿意给你当奴隶,别拦着他,让他现,累死活该。

“行啊,我就想吃你的肉……”

魏韶眼皮跳了几下。

“怎么上飞机没把刀子交出去?”

风子信当没听到他的潜意思,说着:“你可以试试调戏我啊,看看刀子在不在我身上……”

魏韶认真的考虑着这种可能性。

最后摇摇头,还是本分的拉着她去吃饭。

风子信冷笑一声,跟上。

风子信上任了,同时,发现了一件很悲剧的事,她好像有点喜欢上了这次训练她的教官。

教官是特警,校级军官。容貌长的有些冷毅严肃,爽朗的笑容,高大的身材,而且身手了得,风子信突然觉得自己好像遇到生命中的白马了。

一个月内,她跟新教官相处的很愉快。

教官叫迟喧,是一个很有想法的人,他在训练场上的严肃认真,该说就说,该骂就骂。

他的身上有很多故事,因为工作种类不同,他经常参与的,都是国际犯罪的大案,其中错综复杂的关系,惊心动魄的场景,是风子信向往与憧憬的。平时下课后,她与他多有交流,对于迟喧她有一种自然的崇敬,还有一种致命的吸引。

打心底里,风子信就喜欢这样有男人味儿的男人,遇上了,便动了心。

迟喧喜欢搏击散打,与风子信是同道中人,他的身材不是堪比男模的肌肉男,而是自然健康强健,看起来很舒服。

风子信跟他对打,输了只好耍赖搞偷袭,两人之间的默契,让风子信觉得她是真的恋爱了,虽然是,暗恋。

她想着下次见面的时候可以试着表白,反正男未婚女未嫁,她也不是矫情的人,女追男也不是不可以。

风子信一大早上班,就在自己办公桌上看到了信件,心里突突的跳了两下。不是信件本身有问题,而是信件上的署名,让她控制不住自己的心跳。

欣赏了好半天的封面,风子信撕开信封,拿出里面的东西。

大红的颜色闪了风子信的眼,居然是婚礼请柬。

“我要结婚了……”

眼前似乎晃过教官爽朗的笑容和雪白的牙齿。

风子信揉揉头,觉得眼前有些发黑。

能不能不要这么悲剧?才发现喜欢上一个男人,但是,转身人家就要结婚了。

风子信下班出来,又看到了魏韶。

失魂落魄的上了车,系上安全带不停的叹气。

魏韶将车子靠边,指着风子信,怒道:“我就有那么讨厌吗?见我就不停的叹气?我还帮你节省车费了呢。”

风子信无力的瘫在座椅内,像一朵失了水分的仙人掌。

“魏韶,我失恋了……”

魏韶一愣,失恋了?失恋好啊,这样他才有机会,可是下一秒,猛然发现了关键。

“你和谁恋了?”

什么时候开始的?每天她就在自己眼皮底下,怎么发生的?

风子信没说话,将大红的请柬递了过去。

魏韶接过来,打开,里面的一对新人他又不认识,给他干什么?!

“他要结婚了……”风子信说着,表情很颓败。

魏韶摸摸鼻子,听着风子信将事情说了一遍,顿时有些不屑,暗恋?

风子信没精打采的,魏韶突然眉梢一挑。

“这样吧,你觉得我好看吗?”魏韶脖子一扭,摆了个帅酷的造型。

风子信看向他,魏韶伸手扶了下头发,露出一个自认为魅惑的笑容。

风子信叹口气,“我真没觉得你帅,相反觉得很难看,还没我爸有魅力!”

魏韶一口气哽在胸口,不上不下的,这女人有没有眼光?会不会欣赏,他一个大好青年,还不如一个糟老头子?!

“我本来呢是想帮你去勾引那个女人的,既然你说我不好看,那就算了……”魏韶启动车子,慢慢开了出去。

风子信猛然一震,瞬间就来了精神,是啊,这个她怎么就没想到呢。

“是啊,你这么下流又无耻的,哪个女人能逃过你的手心里啊……”

魏韶脚下一动,车子瞬间出去,差点追尾。

有这样说话的吗?

风子信好像也意识到自己做错了,摸了下鼻子,说着:“要不你去勾引吧,这样我就觉得你是帅的……”

这话说的勉强,听在魏韶耳中直翻白眼。

说完了,风子信又想,人家都要结婚了,估计没什么戏了。再说,她堂堂一个维护社会安定的人民好女儿,去抢人家的老公,是要受到道德谴责di。

于是,摇着头,唉声叹气,这事儿还没实施便夭折了!

越想越是闷,两人就去吃了点烧烤,喝了点小酒。

可能是心情不好的原因,吃完饭出来,她就觉得自己的心口很闷。

抓着魏韶的手放在自己心脏的位置。

“这里疼。”

魏韶眨眨眼,很认真的往下摸摸,结果还真得出一个不容反驳的事实,那就是真的很平,虽然比自己稍微鼓了那么一点。

魏韶望着天空无语,还真是他摸过的女人中最平的!

风子信毫无所觉,硬是拉着魏韶去喝酒,魏韶只能带她去自己常去的酒吧。

魏韶在这种地方混迹的够久,借了调酒师的道具,给风子信露了一手,所幸风子信的酒量实在是高,两杯过后,才感觉到头越来越重,越来越重,咣当一声砸在了吧台上。

魏韶拖着她的身体向外走,他也喝多了,迷迷糊糊的,将她扔在车子里,自己找了半天没看见锁孔,叹口气,将她从车里再扒出来,重新拦了辆车。还想着,酒后驾驶是不对的。

回到公寓的时候,魏韶勉强还得出东西,将风子信扶到房间,两人直接载倒在床上。

半夜酒劲儿发作了,风子信觉得又渴又热,将衣服脱了,随手扔在了地上。

“热……”魏韶无意识的感觉到身边有人,嘴里模模糊糊的喊道。

风子信迷迷糊糊的看了他一眼,嘟囔道:“脱了不就好了……”

嘴里说着,手上已经在行动,三两下将他的衣服裤子扒了,随意的扔了出去。

早上,魏韶忍受着头痛欲裂的各种疼勉强睁开眼睛。

有些不对,有什么东西在自己脸上,伸手捡起来看了一眼。

脑子半天才运转正常,这是什么东西?好像是女人的内衣,可是女人的内衣怎么会在他的眼睛上。

还在研究之中,风子信也醒了,晃着头,坐起身,然后就看见了赤身**的魏韶。

魏韶也注意到了坐起来的那个人,再看看自己身上,赶紧抱胸。

“啊……你个色狼……”

风子信一拳就打了过去。

骑在魏韶的背上,将他的胳膊和大腿狠狠往后折,扭曲的锁在了一起。

魏韶觉得自己的身体被拆卸了,完全散了一般。

风子信膝盖下落,一下子狠狠击落在魏韶的后背上。

“咳……”

魏韶没忍住吐了出去,直接就晕了。

……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是被水泼醒的。

风子信已经穿好了衣服,脸色青黑一片,目光像是刀子一样,狠狠的盯着地上的人。

“咳咳……”魏韶悠悠转醒,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渍。

“今天的事,从没发生过,我最好给我牢牢记住。”

风子信的手插在兜里,指关节捏的嘎吱作响,恨恨的想着,自己真是倒霉透了,怎么会和这么一个烂人尚了床?!

魏韶从地上爬起来,身上还是醒来时的状态,只有一条内库。

看到风子信狠厉嫌恶的脸,心里顿时来了气。

“你觉得昨晚是我趁人之危了是吧?”

风子信没说话,可是脸上阴冷的表情足以告诉他一切。

魏韶哼了一声,“你给我进来!”

说完自己去了卧室,风子信仍旧站在原地没动。

“你不敢面对?”魏韶回头,脸上带着讽刺。

风子信哼了一声,走了几步,在卧室门口站着。

魏韶已经将地上的衣服捡了起来,几步走过来,抖在风子信的眼前,“看看,你给我看看,我的衣服成了这样,难道是我撕坏的?”

只见那衬衫几乎没了扣子,袖子也被撕坏了一只,而裤子上的拉链与扣子都坏了。

魏韶讽刺一声,“我还没有如此急不可耐,衣服被撕成这样还是第一次!”

就算是贺佳霖,也只是失手捅过他一刀……

风子信看着那衣服,嘴紧紧的绷着,不语。

不是他,难道是自己酒后乱性?

魏韶都要冤死了,做没做他不清楚?身体一点感觉都没有,应该是喝醉了睡在一起了!

“你看看你的衣服,再看看我的,到底是谁睡了谁?”

魏韶睁着一只眼,愤愤的看着风子信,另一只眼变成了熊猫,疼的一抽一抽的。

风子信看到这样子,转身就要走。

“你给我站住,睡完就想走?别当爷不值钱!”

魏韶看见风子信要走,想也没想,嘴里的话就出了口。说完自己也觉得不当,但此时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哦?你值多少钱?”

意外的,风子信回头,目光含着讽刺,冷冷的问道。

魏韶见风子信这样问,索性也不管脸面了,脖子一耿,高傲的昂着头,“爷自然是无价的,所以,你睡了我,就要负责!”

风子信看着他,面色突然缓了下来,嘴角的弧度意味深长。

“你被人改造了几次?”

魏韶一愣,她是什么意思?

还没待他想清楚,就听见风子信继续道:“我是说你被女人改造了几次?50次?100次?1000次?没有没玩儿过3p?4p呢?不然np?群p?不然男男?还有什么呢?”

魏韶喉头一股腥甜的气血上涌,脸上的颜色由红到白到黑再到青,将手上的衣服往地上一摔,掐着自己的腰。

“没错,我什么都玩过,是不是犯法啊?”

风子信掀掀嘴角,有些无奈的道:“那玩过人兽大战吗?虽然我很想接受你,可是你真的很脏……”

魏韶站在原地没说话,两眼直直的看着风子信,一只还是被揍的凄惨无比的熊猫眼。

-本章完结-

推荐阅读:

穆景寒白柒柒王妃凉凉 离婚后,傲娇大佬日日缠着她 缠绵不止 神豪:开局高考,走向人生巅峰我爱吃番茄, 新婚夜冷冰冰老公忽然狠狠亲了我 停止内卷!满级幼崽只想摆烂 路人光环掉落以后 校花女友分手后,我觉醒认知系统 诸天最强玩家 腹黑魔帝和清冷仙子换身后 我在女尊世界修练茶艺 师弟,求你,弄死我! 乡村滥 恶魔boss别碰我 暴虎曹挺 沐辰逸 女配在密室逃脱综艺里人气逆袭 开局无敌学霸 问心石上的剑宗 抗战:从雪豹崛起 不败天君 摘下一个桃子精 人间自在魔 玄门狂婿 年年安康 行走诸天的猎魔人 圣族血脉 魔法世界的机械异端 造物之谜 婚姻多重奏 极品寻宝王 我的半成熟男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