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强势的女人都这么彪悍的吗

第一百七十九章 强势的女人都这么彪悍的吗

风子信睨着他,在思考本性与理智在犯罪中的决定关系。

“你,咳咳……”魏韶掐着自己脖子死命的咳嗽,伸出一根手指颤抖的指着风子信。

半晌,魏韶平静下来,面目前非的脸扭曲的笑着:“你说的没错,我是想要了,这种情况就像犯毒瘾,非得有女人来解不可……要不,我们可以在这里研究下彼此的身体构造!”

风子信笑了,冷笑,魏韶也跟着笑,痛苦的笑(脸上还受着伤)。

视线在他裆部的位置扫了一眼,“刚才没踢坏?”

魏韶的脸部更加扭曲了,但输人不输阵,他还是努力保持着脸上的笑容,故作轻松的说道:“哪能,我想我们可以试试,虽然你看起来不像女人,可本质上是个货真价实的女人,凑合着,我也是能接受的!”

风子信眨眨眼,也没有生气,说着:“我为人正派,不玩儿一夜、情!”

“那就不玩儿一夜的,我俩凑成一对儿试试?”

心里想着,等你动真感情了,照样狠狠的甩了你!www.rkzyu.com 时光小说网

可风子信是什么人?b市年轻的局长大人(前几天才升官),警界最有前途的女警官。其谋略与手段丝毫不输于男人,更何况其从二十岁和犯罪分子打交道,到现在二十八岁,八年的经验足够的老道。能看不出魏韶打的什么心思?!

风子信淡淡的挑着笑,没说好,也没说不好。手上拧了钥匙,发动车子,“我们先回去!”

魏韶心里有些窃喜,暗自认为,这女人肯定是答应了,为了验证事实的准确性,他还挪动身子往风子信身上靠了靠。

嗯,一点儿也不像外表看起来的冷硬,反而软软的,不同于女人的香水味,她自然的带着女性馨香的气息,魏韶心里闪了一下。

“你想追求我啊?”风子信淡淡问着。

追?他只想玩儿,但是,这样说也不算错,所以他点点头。

风子信笑了,看在魏韶眼里,美美的,还带着点得意。看吧,就说女人没有征服不了的!

“我呢,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性子有点不好,脾气有点暴躁,心情不好的时候喜欢打个人什么的。”风子信说着,视线在魏韶身上逡巡了一遍。

“那你什么时候心情不好?!”

“工作上破不了案,生活上老妈逼我结婚,女人生理期,睡觉被吵醒……等,都可能影响我的心情。”

魏韶眼皮跳了几下,但还是淡定的接了下来,“没事儿,打是亲骂是爱……”

风子信点点头,像是认可了一般,伸出小舌特正经的在唇上舔了一下,然后转头看着魏韶。

魏韶一瞧,眼里心里美滋滋的,完全是胜利的喜悦!

“我们试试也不是不可能,是这样的,和我交往,就要注意下我的小毛病。我有点霸道,还有点独裁,我不喜欢人不理我,也不喜欢人黏着我。总之,我想见你的时候无论你在干嘛,就是去死的过程也得马上给我回来,我要是不想见你的时候你不能找我,最好给我滚远点……”

魏韶愣愣的点点头,强势的女人都这么彪悍的吗?!

“所以啊……”风子信璀然一笑,突然俏皮的朝他眨了眨眼,说着:“现在,帮我打开你那边的车门,好吗?”

一片云里雾里,魏韶虽然诧异,但刚有点成色,而且女方还用这么温和的语调。有些恋恋不舍的离开风子信的肩头,手搭在把手上一转,车门开了。

“现在要做什么?”

魏韶回过头来,看向风子信得眼神波光盈盈。

“你刚才答应我了,我想见你的时候你就是死了一半也得给我回来,我不想见你的时候你不能让我看见,最好给我滚远点?”

魏韶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但却觉得自己的后背嗖嗖的冷气直冒,有点不好的预感。

风子信的唇角慢慢翘起,然后笑容猛然狰狞,说着:“我现在就不想看到你,所以拜托你……滚!”

“啊……”

风子信突然伸出脚,一脚既狠又准的踹了过去,正在门边上的魏韶自然防守不及,一声凄厉的大叫,飞了出去。

“你给我记住,风子信,我们没完!”

车速不快,魏韶下去,也就在地上多滚了几个360,可虽然这样,情况也不容乐观。

风传来某人的嘶吼,风子信漂亮的吹了个口哨,悠然的开着自己的军用悍马,飞驰而去。

……

魏韶跟家里妥协了,给外公去了个电话,说他同意结婚,可人得是自己选的。外公就问,选的是什么人啊?魏韶就说,这个人你也认识,你绝对会答应,就是风家的那个当警察的丫头。

魏韶外公吓的手一抖,电话差点掉了,不敢置信的问道:“你说真的?”

“真的,真真的,只是她现在还没答应……”

“你想死吗?”魏韶外公觉得魏韶这是皮痒了,这远近只要认识的谁不知道那丫头只能远观不能亵玩啊!那可是特种部队训练过的,随身都带着十几把飞刀呢?!作为军人,他是相当的欣赏这个丫头,但是魏韶要娶回来,他有那个本事吗?!

……

不管怎么说,魏韶复职了,也回到舅舅家了,带着一身新伤。

养伤的日子,总是无聊的。魏韶挂着一幅破相了的尊荣养了一个星期,这段日子,每天脑子里面琢磨的,就是怎么去征服风子信这个比男人还男人的女人!

半夜里翻来覆去睡不着,从床上跳起来,越想越是憋气。就一个女人,他就不信了!

心上像是被猫尾巴扫了一般,痒痒的,男人婆你跟我等着。

精神一兴奋,他就更睡不着了,只好夜里起来去喂鱼。

结果一大早,他舅妈起来收拾屋子,看见自己鱼缸里面的鱼都翻白了。

“老公……”

他舅舅套上睡衣从房间出来,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

“你自己看……”他舅妈指着那只巨大的玻璃鱼缸。

他舅看了眼鱼缸,神色镇定,对老婆笑笑:“你下去买早餐吧……”

那笑很是狰狞,开玩笑,那些热带鱼是他好不容易弄来的,鱼缸都是为了那些鱼专门做的,给撑死了?!

他舅妈看着自家老公漆黑的脸,换好衣服出去了。

他舅一脚踹开魏韶卧室的门。

魏韶昨天想了一夜,折腾到清晨总算才睡,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去制服风子信。

可是事情太有难度了,风子信一不缺钱,二不能用势力压住她,她也是高干,论身份,人家是官,自己是平民,怎么斗?还能从哪里下手?强上?

魏韶想着,再想想她的手段还有外公口中所说的他还没见过的十几把飞刀,心里一抖,估计他还没怎么样,自己就先挂掉了!

从来没觉得有比珠穆朗玛峰还难以攻克的人类,特别是女人……但还真让他遇到了,至少,以他如此独一无二的大脑,硬是一个办法都没想出来。

他舅踢开门的时候,魏韶正做着美梦呢,梦里风子信被他制服了,他正在得意的大笑。

一声巨响,惊醒了他的睡眠,魏韶郁闷的要死,揉着自己的黑眼圈,翻了个身继续睡,准备续完刚才的梦境。

他舅笑的很慈祥,很是淡定,走到床边扯着魏韶的耳朵。

“啊……舅舅,我错了……”

他舅才不管他的鬼哭狼嚎,直接把他从床上一直扯到客厅,扔到鱼缸前。

“来看看,你做了什么好事儿?你敢告诉我吗?你究竟喂它们吃了多少吃的?”

魏韶看着一鱼缸的尸体,扯了下僵硬的脸,摸摸鼻子。想着自己昨天是喂了三个小时还是五个小时?

魏韶被他舅舅一气之下赶出了家门,他也没多留,被赶了,就立即出来。反正伤也好的差不多,外面是他的世界!

……

“这是什么声音?”大清早的,风爸爸穿着睡袍走到窗边。

顺着窗子往下看去,这么有精神的除了风子信还有谁?

只见风子信穿着运动服,地上躺着他两个警卫的尸体。

“起来……”

风子信活动活动自己的腿。

警卫在地上多躺了五秒钟,平稳了下眩晕的大脑,从地上爬起来。

真不知道这丫头是吃什么长大的?

听说在军队历练了三年,出来就去干了刑警,也没听说有这么强悍的实力啊!一腿劈过来,他还没看清什么呢,人已经倒地了,亏他们还是自诩科班出声的警卫员。

风子信收回自己的腿,落在地上,无声的叹口气,这就是高手的孤独啊!她现在可以理解为什么小说里有个人物叫做独孤求败了!

风子信其实也是个大美女,但偏偏有些男相,遗传自风爸爸,一身俊逸潇洒的风骨,修长帅气,是一种气质逼人的美。

“唉,美女……”

风子信听到后面的声音,歪着脖子,一腿就踹了过去。

风爸爸接着女儿的脚,放下去,冷着脸。

“女儿家就有点女儿家的样子,别自己都忽略了自己的性别!”

自己的女儿怎么看着,怎么宠着都没事儿,但始终是要嫁人的,以后要是这样的性子,就太糟糕了。

“爸,才起来啊?过两手,怎么样?”

风子信撇撇嘴,自动忽略老爸的说教。

“行了,都别看热闹了,要不然你们谁要娶她?我明天给你们送上门去。”

风爸爸一句话,方圆视线内的生物瞬间消失,谁敢不要命的娶这样的女人?!

看着是赏心悦目,可娶回家?

开玩笑,哪个男人喜欢被女人压,还是这么厉害的一位主儿?

搏击,散打就没有她不会的,随身带着十把飞刀,据说是从小看着小李飞刀的潇洒而练就的。说好听点,就是除暴安良的新世纪女版狄仁杰,说不好听的,就是一位让男人丧失尊严的母老虎。

“你过来……魏家那小子怎么回事?看上你了?”

魏家他没什么交情,但是他的外公是自己的领导,本来这样的家族,联姻也没什么,可坏就坏在那个小子是个坏胚……如果是领导的其他孙子,他倒是可以考虑看看!

“爸,你觉得是个男人我就能看上?”

风子信拿过包从大门走出去,今天去新上任的地方把档案交上去,然后一整天就是自己的时间。

想一想,升职了其实也不错,至少在b市内,以后的警界就在她的治理下茁壮成长!

魏韶从风子信出门就开始跟着,公司里的电话不断的打过来。

魏韶不耐烦的接起:“干嘛?”

助理愣住:“魏总,今天公司要开例会……”难道魏总前段时间的奋发向上只是一时兴起?

魏韶翻着白眼,“公司没我会死吗?!”

“好了,我伤还没好呢,不宜出门,你帮我看着。”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魏韶赶紧跟上自己的目标,满街乱晃,他脚都要断了,最后甚至怀疑风子信是不是知道自己跟在后面?

最后,他的衣服松垮了,风流帅气的发型也没了,满脸的汗,墨镜半挂在鼻梁上,嗓子冒着烟。

从警局出来,风子信习惯性的去了书店。其实她也是一文学青年,喜欢各位侦探以及恐怖悬疑推理小说。

魏韶赶紧在外面找个地方坐下,离着远远的,喘着气,一身的汗。

等风子信从店里出来,魏韶也没了跟踪的力气,等她的身影走远,他才走进小店里。

趴在柜台上,挑着眉。

“喂,小姐,刚才走掉的那个女人买的是什么?”

等魏韶从店里出来,撑着自己的下巴,低低的笑着,眼里的笑意格外猥琐。

h动漫?没看出来啊,原来一本正经沉稳的警官大人,是如此的闷骚!

风子信难得出来逛街,在小店内买了饮料和高山炸土豆,一边走一边吃着,视线顺便寻找一下有没有自己看上的东西。

可以说,风子信得生活是无忧的,父亲打下的江山给了她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可她天生不安分,十八岁高考主动考了军校,在军校内又被挑选到特种部队,三年后转业回来做刑警,二十五岁做了刑警队大队长,三年后成功的晋级,成为本市公安局局长。

爸爸对她的宠爱到了极致,甚至成了一种偏爱,恨不得将天下的东西都送到她手里,从小到大,只有她不要的,没有要不到的。

她的性子受爸爸的影响最深,但同时又活的自我。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工作中她是冷静睿智的,生活中她是唯我独尊的,男人在她眼里也不过是消遣品,永远也不会成为主流品。

一个人在外面晃着,好久没来这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沿途走走停停,打算给爸妈买几件衣服,特别是爸爸。

风子信走到哪里都是一道风景线,标准修长的身材,英姿飒爽的脸蛋,冷峻的气质,一双洞察力极强的眼睛,比明星的还要震撼人心。可惜女生男相,一般这样的,看起来的确是赏心悦目,引人追逐,但通常不会有异性过来搭讪。

风子信转悠着,晃进了内衣店。内衣店里面货架上品种齐全,颜色、款式应有尽有。

看看自己的胸,其实她总觉得内衣穿着太过束缚,可她到底是女人,还没开放到不穿内衣的程度。

看了看,选了个看起来简单,似乎还挺舒服的对这服务员说:“要最小的。”

服务员嘴角**,打量着风子信到底是男是女。

“最小的就可以。”风子信已经习惯于无视外界的各种打量,叹口气再重复一遍。

提着袋子出了店门,抬眼,就看见了站在垃圾桶旁边装帅气的魏韶。

风子信想也没想,就把手上的袋子当飞镖扔了出去,魏韶张手接了个正着。

打开一看是内衣,再仔细的看了一眼,凭着自己阅女无数的资深经历,眉心抽了抽。

什么叫没有最平只有更平?魏韶邪气的舔舔唇,有些不怀好意的看着风子信的胸,思量着现在补补再发育的可能性。

风子信知道他看哪里,不过神色坦荡,没有回避。

这样的姿态,倒是显得魏韶的形象猥琐起来。

“干嘛,想请我吃饭?”风子信挑眉,男性的动作被他做出来,更添一分风姿。

魏韶耸肩,将自己精神调整到最佳状态,满目柔情的道:“有何不可,想去哪里我都请,只要你愿意。”

风子信点点头,指指一边的肯德基,魏韶怀疑的看向她,这么好说话?那一身坦荡的气势,好似前几天踢自己下车的不是她!

不过,想归想,还是亦步亦趋的跟了上去。要了两杯饮料和简单的薯条鸡翅还有汉堡,然后,风子信从包里翻出不知装着什么东西的小瓶,放在桌子上。

“是什么?”

风自信不在意的道:“辣椒油,敢吃吗?”

魏韶冷哼,不就是辣椒油吗?没什么了不起,可她为什么随身带着?

风子信这东西可不一般,上上个周去西臧执行抓捕任务,天寒地冻的,特意就准备了这个,晚上蹲守的时候可以解解寒气。

其实她自己本身也很喜欢吃辣,将瓶子拧开,用薯条蘸了辣椒油,吃的很香。

“我喜欢能吃辣的人,我爸就能,他能面不改色的吃下去一瓶……”

魏韶一听,就这么简单?大不了他今天拼了。

拿过她面前的瓶子,将汉堡掰开一点,狠心的将辣椒油淋了上去。

风子信眼神有些痴迷的看着,崇拜道:“你太了不起了……”

魏韶被这么一夸,顿时理智什么的,都没了,一口咬下去,然后整个人像是被噎死了一般,瞪大眼睛呈现呆滞状。他很想咳,可万一不好会进入气管,那会更要人命!

可是不咳,他的嗓子已经冒火了。

脸色越来越红,越来越热,汗顺着额头一滴滴的流了下去,嘴边有些抖,起身奔跑,瞬间跑了出去。

风子信切了一声,就这点斤两,还想追自己。提着包离开了肯德基。

魏韶失魂落魄的回到公司,助理刚好下楼送文件,老远就看见老总面色发青,印堂发黑,表情如同咸菜。

“魏总,身体不舒服啊?”

魏韶翻了个白眼,没说话。

“魏总……”怎么不搭理人啊?

“我……”魏韶刚张嘴,嗓子就火辣辣的疼着,肯定是肿了,他现在想说话都说不了。

助理一听,沙哑的像破锣。立即就会意了,“魏总原来是病了啊?怎么不回家休息,其实工作都处理好了,公司现在没什么事儿……”

后面,助理絮叨了些什么,魏韶懒得听,烦死了。

于是,他转身就走了。

-本章完结-

推荐阅读:

如意枝头 甜妻如焰:总裁,请节制 师尊:这个冲师逆徒才不是圣子楚休齐梦蝶 带着粮库回六零 至强龙尊 开局继母要我给她儿子捐肾 狂龙下山:我是国手仙医 苏阳朱高炽朕闻上古 王玄 额色库秦风木雪蒙禹老文说 男配的佛系人生 成为塔防游戏的暴君 高手下山我不会武功李沐尘林曼卿 疯杀病爱,不死不休 夜天子 黑暗行 闻总快追!楼秘书身价三千亿 穿成靖康之耻后的帝姬 恋爱笔记 病弱真千金一吐血,全网都飙泪了 在冷宫里养个大反派 豪门密爱之贵妻难逑 你们修仙我修神 心跳越轨 女配恐婚了 左青 龙翔驭天 洪荒观里的小道士 悠闲税务官 特雷米亚 天选良配 7号末班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