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亲姐弟?

第一百七十二章 亲姐弟?

“不,是贺大少,但也与贺小姐有关系,我费了很大功夫,才打探到……”

助理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看了看魏韶的脸色。

魏韶皮笑肉不笑的扬起了嘴角,冷眼看着助理,才做了多大点事,就想着邀功了……

心里一凛,知道老板多想了,赶紧解释道:“几年前你和贺小姐分手后,她去医院打过胎……这事儿被贺炎彬知道了,这些年一直是贺炎彬在暗中对付我们……”

助理看到魏韶的脸色越来越黑,声音慢慢的低了下来,直至消失无声。

气氛有些微妙,空气有丝丝的凝固和压抑,良久,魏韶抬起右手,挥了一下,助理会意地轻轻退出,将门关上。

两只手在空中抬起又放下,身体轻松的一动,椅子转过180度,背对着办公桌,魏韶慢慢将自己的身子靠入椅中,浑身有些虚脱般的无力。他被打傻了吗?刚刚似乎产生了幻听了,谁去打胎了?贺佳霖?

***————***

筹光交错的酒会,永远是一个圈子内交流的绝佳场所,贺佳霖和必要的人打完招呼,侍者上前给她续了一杯香槟。

“谢谢!”她淡淡地点头,举止符合一个名媛的气度。www.rkzyu.com 时光小说网

感觉有些累,贺佳霖脸上的笑容渐渐褪下。她有些厌烦这样的场合,黎大哥永远从她的生命中淡去,即使他再次回来,即使他们有过几次碰面,彼此间的疏离清楚明白的诠释了过往的无稽与现在的悲凉。突然之间,她也好想放下以前的一切,重新为自己而活,她贺佳霖不是不能幸福的人!

恍惚中,有两个人影走到了自己身前,贺佳霖回神看去……

“贺小姐,你好!”

顾言浅淡的笑着,脸上是最得体的表情。

贺佳霖愣了一下,但很快反映过来,“顾小姐好,久仰大名,没想到在这里能见到你!”

“我弟弟说他见过你,对贺小姐的印象很深刻,因为好奇,很想和贺小姐认识一下!”顾言说着,目光很停留在贺佳霖的脸上。

“令弟是?”

她认识顾家的人么?自己家似乎并不做海上生意,她好像也从未和顾家的人打过招呼!

顾言闻言回头,视线落在角落处一个灰色西服的年轻男子身上,“他就是我弟弟,看起来很谦和,不是么?可是他骨子里很是叛逆,离家出走了一回,这次回来,才长大了许多,我父和我母都很欣慰!”

咯噔一下,贺佳霖的心慌乱了一秒。那个人,是顾存?

“是吗?他很优秀!”贺佳霖不去深想顾言这番话里的意思,她也从未想到,一个年轻的男模,竟然出身于船王之家,更匪夷所思的,这个男人,还被自己包养抛弃过……喉咙有些堵,脑袋有些浑浑噩噩,这都是什么剧情?

“是啊,他回来了,我妈妈十分开心,原本的抑郁症也全好了!”顾言收回视线,紧盯着贺佳霖的反映,眼中有些高深莫测!

“你们是亲姐弟?”贺佳霖恍惚中问着,说完后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赶紧补充道:“sorry,我没有别的意思!”

众所周知,船王是有好几个私生子女的,顾言是正妻所生,她口中的弟弟,也不知是否一母同胞。这样的话题本不该涉及,没想到自己一恍神,竟然给问了出来,心里一时有些懊恼。

“没事,贺小姐的性格很直白,我很喜欢。家里的那点事早已是公众话题,没什么好忌讳的!至于贺小姐刚刚的问题,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顾存是我一母同胞的弟弟,也是我唯一的弟弟。”

顾言直视贺佳霖的眼睛,随意中隐晦的带着探寻的锐利。

贺佳霖在心里叹了口气,看来,自己包养顾存的事,顾言是知道的,所以今日一见面,就跟她说起了这些。她在试探什么?看看自己有没有懊悔曾经踢走了一只金龟?

“贺小姐既然与我弟弟相识,一起去打个招呼如何?”

顾言看出贺佳霖有想要离开的意思,抢在她前面开口道。

“呃?不太好吧,令弟似乎心情不好,不喜欢人靠近!”

即使隔了一段距离,还是能显而易见的看到顾存的冷漠疏离。

“不会。”没等贺佳霖再拒绝,顾言主动挽住她的胳膊,朝顾存所坐的方向走去。

“顾存!”

距离顾存几步远的时候,顾言叫道。

同一时间,顾存的视线与贺佳霖相碰,彼此的眼中都有一些微妙的波动。

“好久不见!”贺佳霖首先打破僵局,他们认识的事在场的三人都知道,她也就没有必要刻意装作不认识。

顾存的眼神很冷,像是覆盖了一层薄冰,明澈干净的同时,是掩饰不住的寒意。

他没有说话,只是眼神直直的看着贺佳霖,没有挪动。

“顾存,既然你们相识,那就好好叙叙旧,我还有点事,贺小姐,失陪了!”顾言浅笑,转身离开。

“你很不想见到我?”顾言离开后,顾存起身,走到贺佳霖身前,站定。

冰冷的注视下,有清浅的情感涌动,却被他平静的外表,压制了下来。

“是!”贺佳霖挑唇,轻笑道:“见到你,似乎觉得自己无知的有些可笑……在你心里,有没有鄙夷的嘲笑过我?”

医院。

“你打算怎么办?”尤咬靠在病房的墙壁上,华丽的金丝边眼镜演绎着独属他的优雅。

凌旭透过玻璃窗看了一眼床上静躺着的女人,微微的蹙了下眉。能怎么办?这次的事因自己而起,将一个无辜的女人拖进来,并不是他的意愿……他们之间有了‘女儿’,他从没觉得有了血缘就多了什么,毕竟,他跟凌行云,从来就像是仇人一样!可当这个世界真的有了一个与他血缘相连的‘女儿’,心里的某一处,变得有些不同了……

“你想娶这个丑八怪?”尤咬看到凌旭的神色变化,突然想到了这种可能,大声嚷嚷起来。

闻言,凌旭的眉头皱得更深了,没有答话。

“你真想娶她?还是,你真想为了孩子向老爷子妥协?”

“我不想她没有父母!”良久,凌旭的眉头舒展,淡淡的叹了口气。

尤咬的神情变得诡异。

“你当初决定娶小猫儿的时候,也没有这般果断啊?!”尤咬凉凉的嘲讽道。

凌旭的唇角掀起,优美的弧度,一丝遗憾一丝自嘲一丝释然,“除了她,娶谁不是一样?!她爱的是黎圣睿,我输了,可就算是输了,也不能让她看不起!”

赵莼是裴琳的好友,如今孩子都有了,他能撇清什么关系?撇不清,若是再推拖责任,怕是她也会瞧不起他吧?

“啧啧,你还真是自诩情圣!”

尤咬一脸的嘲讽,女人而已,就算是小猫儿,也仅仅是女人而已,他是绝对不会为了女人不要兄弟的,也更不会为了小猫儿的想法而委屈自己!

许久不曾想过的铃声响起,瞬间打断了他继续联想的思路,“小猫儿,想我了?”

“尤咬,你回来一趟吧,有事找你!”

“我要吃红烧排骨,清蒸螃蟹,水煮鱼,麻婆豆腐……新鲜的虾饺,小米粥,82年的红酒……”

裴琳头疼的直接挂了电话。

“就知道小猫儿爱的是我……看在你如此迫不及待的份上,我勉为其难的过去好了!”

“没办法,我先走了,女人就是麻烦!”

挂断电话,尤咬当没有看见凌旭冷讽的眼神,摊摊手,金丝眼镜下的双眸绽放出邪肆的妖娆。

看着尤咬转身离去的背影,凌旭蹙了下眉,推门而入。

白色的大床上,女人的脸苍白无血色,平凡的容颜,最直观的情绪表达,静静地沉睡。天下的母亲都能用自己的生命来换取孩子的存活吗?自己的母亲是,裴琳是,如今的她也是……

女人,总是矛盾的,既柔弱如水,也坚韧如冰。

拿过旁边的水杯,用棉签润湿,给她滋润了一下没有血色的唇。轻轻地叹息一声,起身离去。

门关上的那一刹那,床上的女子缓缓地睁开虚弱的双眼,朝门口的方向看去,薄荷绿的门,是这白色的房间唯一的亮色。

不能说没有失望和讽刺,但也只是如此了。没想到,三个出色的男人,爱上的都是同一个女人……而被他们爱上的这个女人,恐怕是迟钝的吧?以为不哭不闹不颓废,便是放下,便不会受伤,那个小妮子,果真是狐狸精呢!

……

熟悉的路口,堵着的不是红色悍马,而是红色的法拉利,如此张扬骚包的车,不想也知道是谁的!

贺佳霖熄了火,纤长的指尖在方向盘上细细的敲打了几下,后背缓缓地靠进座椅中,神色安然,视线有趣的看着前方的车子。

车门开了,车上的人踱步而出,冬天的气温还是有些冷的。下车的男人穿着灰色阿玛尼的呢子大衣,很新潮的款,脖子上还挂着一款蓝灰相间的条纹围巾,很有男模的范儿,这让她想起了顾存,他走上T台的时候,也有一股难以言喻的魅力。

玻璃窗被敲了几下,贺佳霖淡淡的按下车窗。外面的寒风迎面而来,让她打了个激灵。

对上贺佳霖询问的眼神,魏韶摸了下鼻子,“美女,可否赏脸,我请你喝咖啡!”

……

下午的咖啡馆,音乐很温暖,带着与外界气温及不相符的温度。

两人在靠窗的位置坐下,对视间仿佛熟稔的恋人,彼此间拥有许多独属的回忆。这些年,游戏本该结束,再次坐在一起,隐晦的打量着对方,如同恋爱时的日子,一个眼神与手势,不用许久便能轻易捕获其间的暗语。

魏韶搞不懂自己为何出现在这里,沉默的气氛太久,空气中流动着一丝尴尬。

贺佳霖的视线落在外面的积雪上,顾存冰冷的视线似乎就在眼前,心里有些烦躁,端起咖啡,浅浅的嘬了一口。温热的**缓缓流入胃部,压下了涌起的思绪。

突然之间,似乎失了耐心,不想再跟这个男人玩这种无聊的猜心游戏。

“找我有什么事?”

她靠着座椅,思量着他的目的。

魏韶轻咳了一声,掩饰住些微的尴尬,“你最近还好吗?”

“很好!”说完似乎又想到什么,淡淡的皱了下眉。

昨晚的宴会之终,顾存突然靠近她耳边,说着:“我回家向他们妥协,唯一的要求,就是你……”

不能说她对顾存没有丝毫感情,毕竟在一起两年时间,他也是入了她的眼,她才会冲动的包养他。最后分开,只是大势所趋,与感情无关,发展到现在这一步,是她没想到的,竟然是船王的嫡子……好大的身份!

魏韶看见贺佳霖恍惚的神情,心里有些不悦,“你恨我?”

思绪被拉回,贺佳霖喝了口咖啡,点点头:“挺恨的!”

魏韶愣了一下,笑了:“我该感到荣幸吗?你是因爱生恨?”

“错了,只觉得你是个人渣,想要为民除害。”贺佳霖斜他一眼,兴致缺缺。

桌上的手机响了一下,贺佳霖的视线移上去,陌生的号码,可她似乎知道是谁!

毫不犹豫地挂断,看向魏韶:“你要是没事的话,我该走了!”

尤咬从三楼上走下来,裴琳一点也不意外,见惯了他每天神出鬼没,就算从地底下钻出来,也不用太惊讶。

“小猫儿,饭做好了吗?”一身浅灰色的家居服,笈着朱红的棉拖鞋从楼上下来,看起来像极了这栋房子的男主人。

“林姨正在做!”

裴琳坐在沙发上,手里无聊的按着遥控器,偌大的液晶显示屏上正播放着减肥广告……

“不是你做?”

尤咬的脸眼见着黑了下来,叫他过来一趟,连顿饭都不给做。

“没心情!来了,一会儿你把小普带走吧!”

心里有些不舒服的关了电视,总觉得自己这样做,是把儿子送给别人一般!

裴琳如此说,尤咬没有讶异,出了这次的事,她也应该知道自己的儿子就是与众不同,自然不能按照普通孩子的教育模式来。到现在唯一的办法,那就是将黎普交给他。那是他儿子,永远都是……就算别人要带走,最后也会巴巴的送回来,哪怕是黎普的亲妈!

嘴角隐隐的勾起一丝邪戾,那是独属于尤咬的掌控欲!他想要的,从来就没有要不到的,视线在裴琳抑郁的小脸上停留了一秒,眼底一暗,心里不想承认自己曾经失败过,这个女人,只是他不想要而已,不是他要不到!

“怎么,这么快就不再坚持了?”尤咬凉凉的一笑,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下,顺手在果盘里拿了一只香蕉。

修长的手指灵巧的剥开香蕉皮,两边一拉,皮完整的退到根部,**出里面奶白色的果肉。优雅的咬上一口,淡淡的咀嚼,没有一丝多余动作,整个过程,看起来似乎比黎圣睿的还要完美。

眼睛微微地眯起,探究的看着这个男人,过了一会儿,似乎研究出了他们的不同之处。尤咬的不管是处事还是举止,都堪称完美,然而,这太过完美的东西往往显得虚幻,黎圣睿行为简练冷酷,双目中不自觉带着睿智的深沉,偶尔也能从他的神色变化中察觉出他的喜怒,感觉更加真实。

尤咬的特点,在于嬉笑怒骂间的变幻无常,高深莫测,是一切尽在掌握中的笃定与无畏。就如同现在他正专心的吃东西,表面上悠闲肆意,心中也许在盘算着一切。

很正确地,尤咬确实是这样的人,他现在吃着香蕉,心里已经在安排着要带黎普去法国执行这次的任务,要多带两个人,还要细化以下细节,如果可能,再延长一下目标人物的死亡时间,以便他给小东西做讲解。

“小普确实跟普通的孩子不一样,你带着他也好,只是,以后别让他再出意外了!

小普的脚已经成了一个遗憾,她再也不想让儿子有任何损伤。

他教出来的小崽子,能普通吗?!然而这话他不会说,她永远也不知道,黎普如此的不平凡,完全是他一手培养出来的结果!

“我只能保证他的小命没挂掉,我像他这么大的时候,已经死过三次了!”

闲闲的吞下嘴里的香蕉,走这条道,都是这般过来的,没经历过生死,怎知道这里面的奥妙无穷呢?!当时凌行云对他,可还没有他对小东西的十分之一。

裴琳被他的话堵得一哽,本想再说什么,楼上突然传出一声巨响,再也顾不得与尤咬说话,起身就往楼上冲去。熟练的先进入黎普的房间,看到一室的杂乱和空中绞缠的毛线之后,松了口气。

“妈妈……”黎普从倒地的椅子下钻出来,朝裴琳兴奋得喊道。

“小普,妈妈跟你说过什么,你又调皮了!”想从乱糟糟的毛线中穿过去,发现根本不行。

尤咬从门口冒出头来,看了一眼成了盘丝洞的房间,啧啧感叹道:“小东西,怎么又惹你妈生气了?”

“爸爸……”好长时间没看到尤咬,黎普咯咯的笑起来,意图穿过毛线区,却被毛线缠住了身体和手脚,动弹不得!

“真够笨的!”尤咬在门口吃着香蕉,也没有帮忙的意思。

“别动,妈妈来给你解开!”

“给你两分钟,能解开的话,我带你出去玩!”尤咬看到一大一小笨手笨脚的纠缠一团乱的毛线,鄙视道。

黎普听到干爹说的话,一双眼睛倏地亮了起来,手不知从哪里弄出了刀片,对着身上的毛线就是一顿乱割。

裴琳看着儿子一派娴熟的拿刀模样,停止了与毛线的纠缠,看了看尤咬,叹口气出了门:“你陪他玩儿吧!”

裴琳走了,黎普也解决了毛线的纠缠,从屋内爬了出来,抱住尤咬的腿,将口水蹭在他的裤子上,软软的叫着:“爸爸,抱小普……”

尤咬火大的看看自己印上地图的裤子,再看看笑得一脸欠揍的黎普,一只手提小鸡似的将他提溜起来。

……

黎圣睿回家后,先去房间看了孩子,没见着黎普,心里便有了数。

“黎普被尤咬带走了?”他淡淡地问道。

“嗯。”裴琳从门口走过来,将脸贴在他后背上,闷闷的应了一声。

黎圣睿抱着小女儿,拿着奶瓶给她喂奶,小黎素闭着眼喝的香甜,乖乖巧巧的配合着。

“你也想让我喂?”没有回头,也感受到裴琳的那份失落,故意调侃道。

她抬手无力的捶他一下,“我总觉得像是把小普送给别人了一样,他的脚不方便,现在又跟着尤咬……”

小丫头喝饱了,懒懒的打了个膈,咂了两下嘴,甜甜的睡去了。

黎圣睿轻轻地将她放在床上,在她小小的额头上印下一吻,在身侧抓过裴琳的手,环在自己腰上。

“你说这小丫头怎么这么能睡?”

-本章完结-

推荐阅读:

离婚后,我的龙王身份瞒不住了 我泱泱华夏纵横多元宇宙 我算命,我发疯,七个哥哥砸钱宠 唐破岳明羽 (快穿)炮灰的人生 这个妖魔有点鬼怪 田宠娇妻无底线 英雄时代的日常生活 恶魔巫师的诸天之旅 变身一拳小萝莉 韩少独宠,女主她全糖不加冰 万物为契 变身萝莉主播 王河王仁流浪的西北 美女总裁的上门废婿 我怎么会喜欢她 三千神魔传 大唐逆行者 农家团宠小福医 被迫成为星际“大厨” 武侠:我爹朱无视,签到不灭天功 利刃1945 我真没想成为首富啊 时间制御者 皇妃不好当 盘龙之熔岩巨兽 影视位面完美人生 快穿之位面守则 病娇世子嚣张妃 诸天龙啸 我在火影当卧底 快穿之天道有毒怎么办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