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让我做你的女人吧

第一百七十章 让我做你的女人吧

裴琳没心情的推开饭碗,看着小普一瘸一拐的走路,就什么也吃不下!

“都过去了,再过两个周就能好彻底。”黎圣睿夹了一块茄子放在她碗里。

裴琳放下筷子,“那他的脚呢?以后都会是这个样子吗?”

“黎普他会好好的长大,一定会……”黎圣睿早就想通,现实已经如此,就要让自己去接受去面对。

黎普好像听到自己的名字,从高大的柱子上往下滑,咧着嘴笑:“妈妈……”

裴琳抬头看去,吓的魂都快飞了出去,赶紧冲过去护着下面:“小普,快下来!”

黎圣睿也赶紧起身跟了过去,小普现在并不习惯一只脚用力,动作幅度太大会让他摔倒磕到。

黎普看见爸爸妈妈过来,倏地就往上爬去,虽然一只脚不方便,但他还是顺利的爬过了栏杆,窜进了走廊。

黎恕看见弟弟在走廊上跑,立即追了过去,弟弟受伤了,他也会觉得疼。

黎普不让他们碰,拉着哥哥和阿姨玩儿躲猫猫,虽然行动受限,但一点也不影响他的兴致。

“回去吃饭吧!”黎圣睿拉过裴琳。

裴琳抽出自己的手,“我以后就专门照顾小普,还有,以后不准让他再跟着尤咬,至于他的事业,他自己找人继承去!”www.rkzyu.com 时光小说网

黎圣睿再次抓住她的手腕,将她拉回来,严肃的看着她:“我不赞成,你不能因为一件事就一味的否定所有的事。”

“不是否定的问题,小普跟着他能有保障吗?他这么小就成了这样,谁知道以后还会不会发生什么事……总之,他是我的孩子,不是尤咬的!”

黎圣睿冷静的道:“你先别想的那么悲观,尤咬也是这么过来的,他这么多年不也没事,当年的凌行云可不会像尤咬对黎普一般的对他。”

“尤咬能走过来,不一定小普就能,这样的事,我真的没有承受力看到第二次,我们不要小普跟着他好不好?正常的长大不好么?”裴琳说着,眼眶又红了。

黎圣睿一口否决,“那又如何,走到现在,你以为还有退路么?如果尤咬重新培养一个外人,别说黎普,就是我们家也不可能存在。”

“什么意思?”

“尤咬得罪的人很多,包括龙门,他一路走到现在,又不是凌行云的亲生儿子,再加上那些长老级人物都是忠诚于凌行云的,他虽然如今掌权,不服的人大有人在。他扬言庇护我们家,你也知道很多时候金钱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如果不是黎普……他是我的儿子,我同样心疼,但是,我的态度是让他继续跟着尤咬。”

“我不同意,他也是我儿子!”裴琳也坚持。

黎恕和黎普看他们一眼,继续玩儿自己的。黎普爬上走廊上的酒柜,嘭——一声将柜子上的酒都踢了下来,打碎了一地的玻璃,照顾他的阿姨赶紧将他抱开,清洁人员迅速处理掉狼藉的碎片。

裴琳看到黎恕和黎普没受影响的继续玩闹,提起的心又放了下来。

“如果我不同意呢?”

“我说过,这不是同不同意就能解决的!”黎圣睿坐在沙发上,俨然一副态度明确的模样。

“他就不能自己生一个,或者从他养的那些人中选一个?”

黎圣睿看她一眼,希望她能理解,“你信得过他们?孩子是自家的,而我们不是只有一个孩子,我不想为了黎普的今天,将来在医院看到黎恕、黎素,我们生活在这样的光环下,那么我们也要同样承担意外的风险,没有谁规定一切都是无条件的,明白吗?”

“我不明白,也不想明白。”裴琳咬咬唇,转身回房。

黎圣睿当没听见她说什么,这样的事,一天两天确实不好接受,裴琳不是不理智的人,她想清楚了,也就好了。

黎普继续玩闹,没掌握好平衡从柜子上掉到了地上,显然是摔疼了,眼泪在眼眶转了两下,黎圣睿的心提起,身子起了一半后再次坐下,并没有上前去扶他。

“小普,藏好了吗?哥哥要来找你了哦……”

黎恕的声音从房间传出,黎普立刻意识到自己还没有藏好,于是忘记了疼痛,迅速的挪动着身子去找隐秘的地方。

……

“院长,您该准备手术了!”助理站在一边很尽责的提醒道。

凌旭坐在椅子上,精心修建着桌上的文竹,‘咔嚓——’剪断一支花茎。

“再过五分钟。”

“是!”

“尤咬呢?还是半死不活?”凌旭有些不满意文竹的造型,‘咔——’的一下,再剪断一根支脉。

“没有,只是有些郁闷。他说晚上找你一起喝酒!”

“嗯。”凌旭果断的放下手里的剪刀,接过徐丰递给他的白大褂。

凌旭一身优雅的白袍,不疾不徐的穿过长廊,往手术室的方向走去。经过三楼的时候骤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一晃而过。

徐丰也看见了,好心的提醒道:“她是裴小姐的朋友,赵莼。”

凌旭再看时,人影已经拐过长廊,不知所踪。

没说什么,继续神色如常的往手术室的方向走去,进无菌室更换手术服之前,凌旭突然道:“打听一下她怎么了,手术结束后告诉我!”

“是,少爷。”根本不用问是谁,他自然理解。

……

与手术室截然相反的地方,赵莼看向医生,问道:“医生,怎么样了?”

老医生推了下眼镜,头从各种检查报告单上抬起来,“你老公或者家人呢?”

“老公出差了,家人没在这个城市。”赵莼有些不自然的说着。

“嗯。”老医生点了下头。

“是不是胎儿有什么问题?”赵莼看医生的样子,小心翼翼的问道。

“胎位不正,你本身有些贫血,还有些营养不良,这样很不利于胎儿正常分娩,你应该让你的家人注意一下。”

“很严重吗?”赵莼闻言心情有些沉重。

“离预产期还有一个月,你可以试着调整一下,问题应该不大。多注意饮食和休息,适当的活动。”

“叮咚,叮咚——”

门铃响过两遍,赵莼撑着身子去开门,门打开的那一刹那,她有种眩晕的冲动。

眼前的男人,有着过分俊美的五官,挺拔修长的身形,此时,他站在门口,美丽尊贵的凤目看向她,幽深的瞳孔中,是莫测的光晕。

“请进。”最开始的错愕之后,赵莼友好的请凌旭进门。

凌旭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默默的走了进去。

“坐吧,你喝什么?”

赵莼的神色正常,既然已经找来,可能他已经知道了什么。不管即将进行的是什么样的谈判或者沟通,自己该有的礼貌还是要有的。

“水就好。”凌旭开口,神色微微有些不自然,他也想缓和一下目前的气氛,想做什么,但又觉得做什么似乎都没有必要。

赵莼倒了水,递到他手上,自己则坐在了旁边的单人沙发上。

“孩子的事……我已经知道了。”沉默了二分钟,还是凌旭先开口。

凌旭说不清此刻的心情,也不想仔细回想当时听到这件事的反应,他怎么也没有料到,一次意外之后,他多了一个亲人,很荒谬,却又是事实。

赵莼看到凌旭的表情,她想,她多多少少是有些知道他的想法。这件事,不止是对凌旭,就算是自己,也是一个十足的意外。

“我知道的时候已经三个月了,本来我是不打算留下的,可医生说我不适合打胎,我想,我不能因为流掉一个孩子后又失去做母亲的可能,所以,没跟你说,我自私的留了下来。”当时医生告诉她,手术很可能造成以后难以受孕,她的心里是很喜欢孩子的,也从来没想过不做母亲,所以,她没有通知任何人,准备生下孩子。因为裴琳和凌旭相熟,她怕凌旭知道,怀孕的事连裴琳都没告诉。

“我也不知道哪里出了意外,那天,我明明是喝了避孕药的……”这是赵莼一直无法理解的事,不是说避孕成功率在百分之九十九么?难道她成了那幸运的百分之一?那也有点太玄幻了……

“是我的属下私自换了药,服务员买回来的,是过期的……”凌旭右手在眉心揉了一下,他也在纳闷,以凌行云的手段,既然暗算了他,为什么会没有后文……原来如此,原来他早就打好了算盘!果真是成了精的老狐狸!

赵莼一脸的愕然,她怎么就遇上了这种事?第一次听见如此诡异的‘暗算’……

“我是不会放弃孩子的。”理清了那件事,这才是赵莼要关心的重点。

“恐怕不可能……”凌旭有些无力。

“为什么?我不会对你有任何打扰……但是,我要孩子。”赵莼本镇定的表情此时有些慌乱无措,这个孩子在她腹中成长了九个月,马上就会出生……她本也打算等孩子生下后,就离开这个城市。她不会对他造成任何威胁,这也不行么?

凌旭斟酌着用词,试着对她解释道:“上次那件事是家里人的设计,你怀孕的事恐怕他一直清楚,若是我不知道这件事,孩子出生后,他会悄无声息的抱走!”

听到凌旭的解释,赵莼的脸色骤然苍白,手指攥着衣服,指节微微有些发白。在她等待新生命降临的同时,突然告诉她这一切都是预先设计好的,就连孩子的出声以及命运,都是一场谋算……

“那……你们当我是什么?一个生子工具吗?”赵莼眼眶有些湿润,一向理智坚强的她,也有束手无策,也有慌乱无措的时候。

凌旭听到她哽咽的声音,顿时觉得自己有种十恶不赦的感觉……他有些头疼,不喜欢现在的情形,一点也不喜欢!

他的沉默,很显然被她当成了默许,赵莼心里突然有一种钝痛的感觉,一瞬间,好像什么都失去了意义!

凌旭看见了,却无法做出回应,不是没有解决办法,只是这办法……不可能!

“对不起,抱歉因为我,让你受了委屈!”

说出这句话,凌旭觉得自己很卑鄙,恶劣的品行甚至比尤咬还无耻!

“我不会交出孩子的,死也不会!”赵莼突然抬头,坚定的看向凌旭,眼中噙着泪水在此刻闪着锐利的光,仿若冰棱一般四散开来。

哪个母亲能轻易的割舍下自己的孩子?若真的有,那也不是她。

凌旭被冰棱刺中,心痛了一下,但随即改成微笑,声音也变的缓和,“办法也有一个,就是,你成为我的女人……这样,他就不会再做什么!”

凌行云,凌旭在心里真恨不得把他凌迟了,这一生,他都在掌控自己,除了自己逼他娶过一个女人,其他的似乎从来就没赢过!曾经近在咫尺的幸福,他带去了黎圣睿,破坏了他们的婚礼。这一次……他不止给了自己一个女人,还给了他一个后代,似乎,又是他赢了!

赵莼看见了凌旭嘴角的讽刺,以为他是在嘲笑她的不自量力,讽刺她的妄想。她的脸色一下子变的苍白,指甲扎进手掌,却只有麻木。

“让我做你的女人吧!”她还是艰涩的开了口。

“什么?”凌旭一惊。

“我不想失去宝宝,我也知道你不会喜欢我,所以,我能不能做你名义上的女人?只要别让我们母子分离……”赵莼垂着头,至始至终不敢看凌旭的眼睛,她也有些害怕,怕看到他眼中的嘲讽,也怕看到他唇角的冷笑。

恐怕没有哪个女人被和自己尚过床的男人嫌弃至此,还会没有反应!

听到赵莼的请求,凌旭突然说不出话来。在他心里,这一生,恐怕不会再考虑结婚或者是家庭。不是他情圣,他也知道对裴琳的爱总有一天会淡去,他身边也会出现女人……但是,他从未想过会结婚,会有孩子,会再爱上某个人。这几乎是一个心理暗示,理所当然的引领着他的感情归属……

就在他顺着自己的规划生活的时候,他的构想突然被打破,眼前的女人有了自己的孩子,她对自己说,要做他的女人……凌旭瞬间感到从未有过的迷茫……

‘夜色’虽然不如‘天堂’金碧辉煌,可也是b市首屈一指的夜总会。凌旭、尤咬两个单身男人的聚会,显得有些单调乏味。

四五个或娇艳或妩媚或清纯或野性的女郎,候在门口的位置,等着里面的人随时召唤。灯光的色泽与靡靡之音彰显着夜的华丽。

“黎普的脚怎样了?”

尤咬皱皱眉,最近的他看起来生气全无,“除了走路会有些不方便,其他应该没什么问题。小猫儿不让我见他!”这才是最让他介意的,黎普没在身边,突然之间,他觉得做什么都没了意义,以前的游戏,现在对她提不起任何兴趣!

“黎圣睿怎么说?”

如果黎圣睿同意将黎普给尤咬,裴琳早晚会答应的。多么悲哀的一个结论,对他来说!

“能怎么说,自然是等着小猫儿消气了再谈!”尤咬端起酒杯喝了一口,觉得索然无味。

“你呢?那个女人你准备怎么办?真的打算收了?”

“没有的事,我没打算结婚,至于孩子……凌行云既然要,那就给他吧!”凌旭揉揉额角,觉得这种事最是烦心!

尤咬邪气的眸子看他一眼,好心的提醒一句:“别忘了她是小猫儿的朋友,如果她把这件事告诉小猫儿,你的形象可就彻底毁了!还有,如果是小猫儿请求我将那个孩子带回去,我会毫不犹豫的执行……这是个契机!”

如果小猫儿能求他,也算是一件好事,只要让她欠着自己,黎普的事也会慢慢朝好的方向发展。

“你想跟老爷子作对?也是,你现在有这个能力跟他叫板!”

两年来,尤咬也应该为自己肃清了道路……

“据说黎圣睿脱离‘奇亚集团’,又开辟了‘旭亚’,他想干什么?难道想扭转经济结构不成?”尤咬伸手招来一位‘清纯’的小妞,将腿架到桌子上,小妞很懂眼色的为他按捏腿部肌肉,柔嫩的小手,适中的力度,不得不说,她的手活儿比较到位!

“没什么,据说他只是想为将来的女儿准备嫁妆!黎恕以后肯定会继承‘奇亚’,黎普继承你的江山,‘旭亚’的未来,会给黎素。”当时听到黎圣睿说的这个理由,他也诧异了好半天,果真,有些人的思维不是从正常角度衡量的。在商场上,黎圣睿确实无敌手!

-本章完结-

推荐阅读:

位面超级大咖 海贼世界没有救世主 神人沈度 算死命 楚离郑吒 神州战神 我的神秘老公 穿越反派卧底气运之子女主们急了 额色库秦风木雪蒙禹老文说 裁缝之神 徐洋 满级大佬她在星际财源滚滚温久赵阿婆 筝仙无双 美女总裁的上门废婿 谢欢刘正奇 神医下山:开局九封婚书星空野狼 四合院:开局屠夫,吓哭众禽买条鱼 开局贾府小厮,红楼签到十年 七岁的我,请假回村主持红白事幸福的爬爬虫 开局无敌,徒弟都是大反派 装纯 镜光魔主 今晚月色很美 我在暮光世界当团宠 流云问道 捡个世子来种田 岁月流歌 拯救修仙世界 阿兰若记 斗罗之极品武魂 机械命途 大国重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