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像受了气的小女佣!

第一百六十八章 像受了气的小女佣

经理极度不爽的鄙视道:“你不会放过请随便,你自己得罪了人还连累别人,小丫头不想想自己后果,还想威胁别人,轰出去!这年头讨厌的人多了,竟出些自以为是的白痴!”

何思颖狼狈的被轰了出去,“有什么了不起的,就知道看那些人的脸色,难道我还喝不起一杯咖啡吗,狗眼看人低!”

……

黎圣睿回来后径自进了办公室,外表如常,脸色如常,只是气氛有些古怪,裴琳好奇的瞟了一眼又低下头去。

没两分钟,何思颖急急忙忙冲上来,看了眼忙碌的顶层,她微微收敛住自己的脾气,走向裴琳:“黎总回来了吗?他人呢,我有事找他!”

裴琳看她一眼,说道:“你可以问问那边的林秘书,她会给你安排!”

何思颖看看那边的秘书区,又看看紧闭的总裁办公室,咬咬牙,直接走了过去,这是要准备硬闯了。

“站住。”何思颖刚走到门口,就被林姐叫住。

“林秘书,我真的有事,绝没有别的意思,刚才黎总喝咖啡我也在场,您就让我进去吧。”

“不好意思,你必须按照正常手续接近黎总。”

何思颖着急的道:“你就真的不能通融,我明天会做解释的。”

“那就等解释了再来。”林秘书做着手中的东西,头也没抬。www.rkzyu.com 时光小说网

何思颖被气的脸色发红,也顾不得什么了,对着总裁办公室喊道:“黎总,黎总,您在吗?我真没别的意思!”

其他人各自忙碌,对这种戏码见怪不怪,以前贺家的大小姐还试图到这里工作接近黎总呢,还不是照样什么都不是?!林秘书瞥了她一眼,也懒得阻拦,反正结果都一样,不让她进去还是为她好,她自己不识好歹,也不能怨她!

裴琳看眼何思颖,摇摇头,建议道:“何小姐,你可以把这件案子处理好了再来找黎总!”

“我真有急事,我们是带着诚意与贵公司合作的,发生这样的事,我自然想要个说法。”现在还有心情弄什么案子,她现在必须要亲自见到黎总,跟他解释清楚,或者争取到机会。

“那是你绿岛的问题,如果你想表示诚意,可以让你家总裁过来与我们黎总交涉,要不然请不要在这里喧哗,处理好自己的事或者出去,你自己选!”林秘书叹口气,这人不用实际行动表示她的诚意,还一个劲儿在这大叫大嚷,她到底想干什么?而且,她刚刚顶撞的就是总裁夫人,也多亏夫人是不计较的人,否则她还有什么本事站在这里?

何思颖觉得这一群人真不讲理,“我父亲就是绿岛的总裁,这件事我完全有权过问!”

“既然如此,那就请何小姐出去了,记得下次进来带上解约书。”说完按了下内线,“保安,把这人拉出去!”

何思颖顿时慌乱,求助的看着秦立,“秦特助,你就帮帮我吧,算我求你了!”

秦立皱眉,“黎总先前的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你回去吧!”

何思颖瞬间急了,口不择言的说道:“你们非要赶尽杀绝吗?既然这样,我也不介意把我知道的说出去!”

裴琳,秦立,以及所有的职员们纷纷抬头,看向这位口出狂言的大小姐——威胁?

裴琳倒是好笑了,威胁她老公还是威胁她家的产业?

“我们自认没什么地方做的不对,不知道何小姐所说的是什么意思?!”

何思颖坚决不让保安近身,坚定的看向众人,“我爸爸的事虽然做的不对,但我并没有什么错,黎总虽然结了婚,但是他爱的是男人,这是我亲眼所见的事实。所以,我对他并没有别的意思!”

众人眼皮跳了跳,这人有病吧?敢污蔑她们黎总!

裴琳奇怪的看着她,有病啊!她家老公正常的很,还轮不到别人说三道四,“何小姐,我不明白你的用意究竟是什么,但是我要纠正的是,黎总正常的很,他已经有妻有子,这样不负责任的污蔑,不应该是出国深造的高材生说出的话。”

何思颖一愣,随口的反驳道:“你一个小秘书知道什么?难道你爬上黎总的床验证过?”

裴琳一哽,被气的笑了,“是啊,如你所说,我爬上过黎总的床。”

秦立悄悄拿起电话打进总裁办公室,虽然觉得这种事太过离谱,夫人也能处理,但还是有个男人在比较好。

何思颖被裴琳的坦言堵的呼吸一窒,“不过是个不要脸得女人而已,有什么资本在这里炫耀?就算爬上过黎总的床又怎样,反正黎夫人的位置永远不可能是你,他以前……”

黎圣睿冷漠的从办公室出来,强大的气场迅速镇压全场的氛围,就如一位真正的元首,在万人中央,只需要一个眼神的示意便解决了所有的问题。

何思颖看到黎圣睿,腿有些发麻,但是她的目的就是在于见到黎圣睿,因此,赶紧硬着头皮道:“黎总,我只是想见你,不得已……”

“你似乎对我很了解?”黎圣睿冰冷的视线从何思颖脸上划过,直接看向秦立平淡的道:“秦立拟定一份解约通知,下午两点前与‘绿岛’撇清关系,顺便提醒何小姐一句,如果下次出来卖找个地位低的,你还没资格在我的办公室对我的夫人不敬!扔出去!”

“夫人?”何思颖一惊,视线落在裴琳的脸上,想起刚才的对话,脸色刷一下变得灰白!

保安二话不说上前,架着何思颖直接当做货物一般让人拎走!

“裴琳进来一下!”这样的是闹剧,是他讨厌的,更讨厌的是,被裴琳撞上,还让大家看了一出好戏。

裴琳偷偷吐了下舌,站起身,一本正经的跟着黎圣睿进了办公室。

门关上,黎圣睿突然转身,冷着脸,“笑够了?”

“啊?!”裴琳努力的憋着,将脸绷紧,“什么笑,我哪有笑?”

黎圣睿眯眼,伸手毫不留情的捏住她的脸,“太假了!想笑就笑吧。”

噗——哈哈——

“你刚才跟谁见面了?她怎么会那样说?”裴琳笑的捂住肚子,她第一次听见有人将黎圣睿与喜欢男人挂钩……

黎圣睿看见她笑成这样,原本的怒意也刹那间烟消云散了,这点事,算了,就当逗老婆一乐了!

“傻样儿!”黎圣睿使劲儿捏捏她的脸颊,直到有红印儿了,才罢休。

“说说,你刚才究竟见谁了?”裴琳好奇死了,追着他到了办公桌前。

黎圣睿蹙眉,冷哼道:“凌旭。”

黎普新一轮的测试终于达标,与此同时,几年前‘飞禽岛’的基础设施建设终于完工,尤咬便偷偷带了龙门的下任少主去岛上视察度假。

直升机缓缓的降落,白色的沙子,高大的椰树,郁郁葱葱的岛屿,基地般的建筑,越来越近,黎普欣喜的看着下面的大海与孤岛。

“喜欢这个地方吗?以后这里就是你的王国……”尤咬慵懒着靠在座椅上品着红酒,语气轻描淡写的就如同他送出去一只野鸡做礼物一般的简单。

“大海……爸爸,大海……玩,我要玩……”黎普兴奋的贴在玻璃上看着下方的世界,在尤咬长期的训练下,就算是没有安全带,他一样能如履平地的玩儿的尽兴。

“别急,下去了,你想怎么玩,我都满足你……来,干爹教你喝酒,尝尝这味道其实不错!”

……

白色的沙滩,黑的发亮的火山岩峭壁,青蓝色的水域,酷热的阳光,这里,真的是热带。

尤咬带着黎普到了沙滩,一顶巨大的太阳伞,一张舒适的躺椅,沙滩裤,草帽,夹脚趾的拖鞋,嗯,这种状态很享受,不错。

黎普过来踢了尤咬几下,“爸爸,玩……”

“自己去,我还要日光浴呢,乖,玩儿累了再过来陪我睡觉……”将草帽拿下盖在自己脸上,浑身舒一口气,确实舒服!

黎普拉扯了几下,再挠了他几爪子,最后见尤咬没反应,只好一个人玩儿去了。

……

黎圣睿难得抽出一天时间陪老婆孩子一块儿去游乐场,一家穿上家庭休闲装,准备好好的玩儿一天。

“黎普在哪儿?尤咬为什么还不把他送回来?”难得的一次全家游,少了黎普,像是少了许多欢乐一般。

两大一小上了车,裴琳拉过安全带系好,将女儿抱在怀里,歪着头问他。

“快了,尤咬说过最迟一周会回来。”黎圣睿也头疼,尤咬不像凌旭,还讲些道德礼仪。他想干的事,不管是偷抢拐骗,只要达到目的就会去做,而自己又偏偏不能时刻防着他……这次黎普回来后,他需要找个时机好好跟他谈谈,至少,得有个规划!

“小恕,想玩儿什么?”

黎恕想了一会儿,仰着小脑袋说:“我坐摩天轮,还有旋转木马……”

黎圣睿突然接口说道:“旋转木马是给公主坐的……”

黎恕小手撑着下巴,小大人模样的想了一下,突然惊喜的看着裴琳,“小恕是男子汉,不坐旋转木马,妈妈是公主,坐旋转木马……”

一席话,把裴琳逗乐了,车内响起温馨的欢声笑语,只可惜,裴琳怀里的小小公主只知道呼呼大睡,丝毫不关注爸爸妈妈和哥哥要去干什么!

“公主?”黎圣睿听到儿子的话,撇过头,仔仔细细的上下下将裴琳打量一遍,“哪里有公主的样了?”

裴琳自动忽略他说了什么,反正黎圣睿有时不时损损人的恶劣品行。

“我只看到一只狐狸精……”黎圣睿慢悠悠的吐出后半句。

“黎圣睿……”裴琳咬牙切齿的看向他,“都说了不准这样形容我!”

这算什么?要是被别人听到了,她还要不要脸了?!

“妈妈不是狐狸精,我们班上的心心同学说了,坏女人才叫狐狸精,妈妈不是坏女人……”还好,有我们正在成长中的小王子大人公然的推翻国王的谬论。

裴琳斜睨一眼黎圣睿,眼里的光芒闪烁着,意思是,看吧,你在误导儿子!

黎圣睿摸摸鼻子,嗡声道:“不说就不说了……”

因为不是假期,游乐园的人很少,黎圣睿在门前买了票。

售票厅旁边就有小卖部,黎圣睿买了票,走过去,指着一顶粉色的帽子,“这个拿一顶!”

同时递出去一百元钱,售货员将帽子递给他,顺带找回六十五。

黎圣睿拿着全场票券和帽子返回,将帽子戴在裴琳头上。

“为什么给我买帽子啊?”

黎圣睿耸肩,“送给公主……”

裴琳笑起来,但嘴上却不饶人,“你刚才不是说我不像公主么?”

“我还没说完呢,这是公主旁边小女佣才戴的帽子!”黎圣睿接着说,眼里闪过一丝促狭的光亮。

裴琳真想把帽子拿下来扔掉,但又舍不得他给她买东西的心意,只好委委屈屈的戴着,顺带瞪了他一眼。

游乐园里面,有卖泡泡和风车的,黎圣睿买了双份的,裴琳和黎恕一人一份,仿佛这一大一小都是自己的孩子。而他自己,则是抱着他家的睡美人做起了奶爸兼管家和随从。

裴琳拿着风车,迎着风跑着,突然转过头来笑看着黎圣睿。

“风车啊风车,你看我老公帅嘛?美吧?嫉妒吧,我好爱他啊……”风车转动起来,裴琳笑着追着黎恕跑远了。

黎圣睿突然愣住,笑容在脸上凝固,心窝的地方,有一股暖暖的气流涌动,深沉的眼中,有一种隐匿的情感在悄悄绽放。

伸手摸摸小女儿的脸蛋,“素素啊素素,告诉你妈妈,她也很美,很可爱,让人嫉妒……”

到了摩天轮的地方,因为婴儿不能进去,所以黎圣睿让裴琳陪着黎恕去玩儿,他就在下面等着她们。

裴琳和黎恕坐在一起,黎恕拿着泡泡吹着,一个个圆圆的泡泡朝着她飘来,裴琳嬉笑的闪躲着。

“妈妈,泡泡真好看……”

摩天轮一直升到最高点,裴琳有些恐高,神情慢慢的绷紧,黎恕发现了,将小手放在她手里,说道:“妈妈真胆小,不过我是英勇的骑士,在爸爸不在的时候,会好好的保护公主……”

裴琳眼眶湿润了。

摩天轮转动,缓缓的转动着,将她送上离天空很近的距离。

下了摩天轮,裴琳的眼眶红红的,黎圣睿笑问道:“怎么了,怕的哭鼻子了?”

“妈妈很胆小,不过,有小恕保护哦!”

黎圣睿一哂,“真像受了气的小女佣!”

裴琳这次没瞪他,也没还嘴。主动牵着他另一只空着的手,默默的走着。

黎圣睿显然也发现了她的变化,这种气氛,很煽情,然而,却该死的让他无法拒绝!心潮在血液中慢慢流淌,属于这一刻的感动,都会被悄悄压进心底。

黎圣睿买的是全场的票,到了旋转木马的地方,这次也是一样,黎圣睿让裴琳和黎恕过去玩儿,他在旁边等着。

黎恕本来说自己是男子汉不上去的,但是禁不住you惑,大喊着保护妈妈的口号,便冲了上去。

裴琳坐上去,黎圣睿在外面等着她,木马一圈一圈的转着,黎圣睿对她挥手,裴琳回他璀然一笑。

“老公,我爱你……”裴琳轻轻的张唇,说道,脸上的笑容如同绮丽的画卷,里面是浓浓的道不明的情……既是爱情也是亲情。

他们的相遇不是很美,但却有了最通话的结局。

这样的情感,值得她用一生去守候。

黎圣睿看见她嘴型张合,因为音乐声太大,没听清她说了什么,他只好在外面大声喊道:“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裴琳笑起来,突然之间有了数不尽的勇气。

“我说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以前不挂在嘴边的,不好意思说出口的,今天她大声的喊出来了……好舒畅好欢快的感觉!

黎圣睿先是楞了一下,然后快步走到卖票的地方,将一百块放进去。

“我现在要上去,现在……”

售票员诧异的看着这个抱着孩子的男人……

他像是一个王子,慢慢走向她,他抱着大小两个公主,傻气而又睿智的坐在旋转木马上。

裴琳幸福的笑着,依旧保持着睡美人状的黎家小公主也忽然呵呵的笑了起来。

……

几人玩儿的尽兴,中午的时候,黎圣睿买了一些吃的,将自己的西装扔在地上,将女儿放在上面,他就地坐下,把裴琳拉在身边,看着优雅的吃东西的儿子。

“今天高兴吗?”他把玩着她的头发。

裴琳笑着喃喃的说着:“高兴,这辈子都没这么高兴过……”

如果有黎普在,会更加高兴的。

……

黎普在沙滩上玩儿的没兴致了,就跑到了海里,这里的海,蓝蓝的,很纯净,他太喜欢了,脖子上有一个尤咬特意给他弄的小充气游泳圈,质量很轻,但可以充分保证他在水里能飘起来。

他在海里玩儿的高兴,周围几个保护的人不远不近的跟着,咯咯的笑声从他嘴里发出,沙滩上正太阳浴的尤咬隐约还可以听见。脸埋在草帽里面没动,低哼一句:“太没追求了!”

“哇……”突然,一阵剧烈的哭声传来,尤咬几乎是立刻从躺椅上跳起,堪比光速的朝黎普的位置飞奔。

尤咬赶到的时候,黎普已经被属下抱了上来,但是,他的脸色青黑,全身抽搐,已经显现出中毒症状。

“叫人过来,救人,都TM愣着干什么?”

岛上的医疗设备不是很好,也没有专业的医生,虽然已经让人用直升飞机回去紧急救援,可这不是一百里两百里的距离……

尤咬看着那微弱的生命线,呆愣在原地一动不动,急救室里灯火通明,这种恍惚的情景在他脑海中出现过两次,可抵不上这次绝望,黎普是他的心血,更是他的精神支柱,他从没想过黎普会不在,就算小猫儿不在了他恐怕也没有这么怕……

第一次,他一路血腥的走到现在,第一次如此的恐慌……

“电击,心跳停了。”手术室里面一片忙碌,尤咬基本已经呆滞。

抢救了持续五十八小时,共换下五位从东南亚各地抓来的顶尖名医,调来了所有的护卫,选择合适的血浆换血,中间黎普停止了三次呼吸,持续两天零十个小时,小黎普的呼吸才渐渐平稳,身体进入沉睡状态。

走出急救室,尤咬猩红着眼,浑身的杀气冲天,指着夜怒骂道:“我要你们当摆设吗?保护他的人眼睛瞎了?想死了还是你们都活过头了!”

夜低着头一声不发,这次是意外,水下的生物,从没想到在浅水域还会出现箱水母,这次不仅仅是中毒这么简单,“属下愿领责罚。”

尤咬反而沉默了,他突然之间开始怀疑自己的人生态度,该不该让黎普踏上他的路,他首度出现了茫然,走在死亡线上的游戏,远不是想象中那么容易,如果有朝一日黎普不再回来,他还能不能平静的对待他今日的顽皮……或许,他该和普通人一样长大。

-本章完结-

推荐阅读:

开局从李云龙开始刘浩 穿越到我家的少女,竟是母上闺蜜 奸臣最风流 摸金传人 猎天争锋 脑洞列车 彭战林雨梦小楼听雨 天庭学校 替嫁后被阎王将军宠上天替嫁后被阎王将军宠上天 从做美食游戏开始 [原神]愚人众第六席,但是药师 雏祀 神游幻际 宽城子鬼话 大夏:醉卧花丛笑人间 又是气死NPC的一天芋圆啵啵熊 林逸晨王振 重生七零报效祖国嫁男神 能靠御兽的我奋发图强 黄庭飞升传易诚 火车千人穿:对象腰细腿长屁股翘 废柴的我,突然有了亿万年修为牧羊生 大天师 玄衍 指尖香 魔道杀途 天狐缘 帝皇神令 从负债百亿打造医药集团 至尊龙帅 宇宙亲历 祭天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