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谋

钟今离眸中闪烁着一丝微光,她冷声说道:“你若不信,我便现场为你呈现。”

孙叔凝视着她,内心充满了好奇和挑战,他想看看钟今离究竟如何在这种情况下绘制出七级符箓的神迹。

钟今离优雅地伸出玉手,一张符纸轻轻飘起悬于她面前。

她手腕一翻,一根黑色毛笔凭空出现在手中。

毛笔上雕刻着神秘古老的花纹,透露出一股神秘的力量。

钟今离抬手持笔,一股劲风顿时卷起,笔触在符纸上舞动,宛如游龙自在自然。

她的眸子清澈透亮,仿佛含着智慧的光芒。

远远看去,她的身影犹如晨曦般明媚绚烂,绽放着迷人的光彩,令人目眩神迷。

孙叔的神色变得紧张起来,他知道钟今离绝不是寻常人,画出的七级攻击符箓足以对付化神存在,他必须提高警惕。

经过片刻,钟今离停下了动作,收笔符箓完毕。

伊长生惊讶地站了起来,小师妹居然精通符画!

仿佛缘生宗的每个人,除了修炼灵力之外,都拥有着另一种不同的才能……

唯独他,自满之心油然而生,却毫无自省之意……

伊长生心头情绪翻腾,其思虑实在颠倒错乱!

他畏惧自身膨胀的力量。

因曾见家族两家对杰出后辈的控制……

他不敢急于修行。

恐惧自身过于出色,将被牵制回家族,沦为其工具。

但他从未思考过,若自己不强大,周遭之人若陷险境将何去何从?

如当下,六师妹身陷孙叔之手,无法自拔……作为一名男子,他竟需小师妹庇护!

伊长生深吸一口气,扭头,眺望那身影黯淡的君京澜。

而二师兄迟疑不前,莫非欲等待他醒悟?

“笔墨干净,执予你。”钟今离眸光清明,伸手欲将符箓抛掷。

“停一步,将它举高给我观瞻。”孙叔神情略显紧张。

钟今离举起符箓,紫纹交织其上,晦涩难解,暗影流转,竟令人产生莫测之感。

“此符箓为何物?”孙叔唯有对紫色符文的七级符箓辨识有加。

钟今离说明道:“修复符,贴于身上,可全恢复精神力,唯对炼神以下修为有效。”

孙叔露惊讶之色,七级符箓居然拥有如此神能。

“你何以证实所言为实?”孙叔颇有疑虑。

全数恢复精神力,意味着,在战斗中,修士拥有两条生机亦并不为过。

钟今离眸光微映,提议道:“容我们试验一番。”

“五师兄先前攻击你,竭尽全力,还受伤,我给他贴此符,让他再攻击你一次……”

孙叔点头,“甘心。”

伊长生不过金丹巅峰,即便恢复实力,其全力一击,亦无力击伤一毫。

钟今离上前,给伊长生贴上符箓。

一刻之后。

伊长生周身之伤尽皆复原,金丹中精神力也相随全数回复。

“长生公子,恭喜恢复。”

伊长生对视孙叔之眸,从中嗅出轻蔑与蔑视。

伊长生握紧手中佩剑,双眼泛红,内心多了股冲动。

纵使于孙叔眼中,其此一击犹如蚂蚁触象,他亦要倾尽所能。

伊长生的眸光变得狠厉无比,手中的长剑散发出刺骨的寒光,凝聚了全身的灵气,在他用力挥动的一刻,一道庞大的剑气凌空刺向孙叔。

孙叔的脸上带着不屑之色,轻轻抬起手掌,准备空手接住这致命的一击。

就在剑刃即将触及孙叔面前时,钟今离的眸色冰寒无情,指尖突然出现两张符箓,向孙叔扔去。

两张符箓,一前一后,划破空气。

一张飞向孙叔,与剑刃相碰;另一张飞到了沈诗瑶的头顶,形成一个神秘的护罩,守护着她。

这一幕如同电光火石,瞬间完成。

孙叔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只听一声巨响,空中血雾飘洒,孙叔惨叫声响彻整个战场。

钟今离趁着孙叔受伤的瞬间,一跃而起,稳稳接住沈诗瑶。

她将一颗丹药送入沈诗瑶的口中,轻声说道:“六师姐,辛苦了。”

“小师妹,我演得还算顺利吧?”沈诗瑶压低声音,双眸闪烁着灿烂的光芒。

“嘘!六师姐,你现在得装作受伤的样子。”钟今离冲沈诗瑶眨了眨眼睛。

伊长生仍未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他瞪大双眼,看着远处受伤的孙叔,剑气竟然能伤到化神期的强者?

孙叔满脸痛苦,捂住滴血不止的肩膀,眼中充满惊骇。

这就是七级符箓的威力吗?

被一个年轻人耍得团团转!

孙叔的眼神阴沉,盯着钟今离,决定不能让这样的天才留在世上。

“小家伙,你到底什么时候画出那两张符箓的?它们叫什么名字?”孙叔的眼神带着探究之色。

画出五级符箓至少需要数年时间,而钟今离竟然在瞬间画出七级符箓,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钟今离的眸色冷漠,道:“那两张符箓当然是刚才画的,至于名字,你并不需要知道。毕竟,你也活不了多久了。”

“嘿!口气倒是很狂妄!敢在老夫面前耍花招,你已经没有留下的必要!”孙叔的心中杀机沸腾,决定将钟今离和沈诗瑶一并铲除。

就在孙叔准备动手之际,伊长生冲到了钟今离和沈诗瑶的身前,“孙叔,如果你想要伤害她们,就得先杀了我。”

孙叔收敛五指,一团黑雾升腾在他的手掌之上。

伊长生虽然不能留下,但要杀他却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伊长生的魂牌仍然在贺家中徘徊,默默见证着伊长生生前的一切。

面对眼前的局面,孙叔心中不禁涌起一丝犹豫和无奈。

“长生少爷,您确定要与她们同行吗?”孙叔的眼神平静而沉稳。

伊长生挺立身姿,龙行凤步,显露出高贵与自信,“孙叔,我身为郑家主子,你竟然敢如此不敬!”

“哈哈哈,今日我要让长生少爷见识一下,什么叫做实力说话。”孙叔一挥手,一团漆黑的力量朝伊长生袭来。

那团黑色的力量充斥着一股凛冽的寒意,让人感到恐惧。

伊长生面对这股力量,仍然毫不畏惧,就算是面对死亡,他也要死在两位师妹之前。

然而,那团黑色力量却在即将碰到伊长生时突然一转,朝着他身后冲去。

砰的一声——

沈诗瑶和钟今离被冲飞了出去。

“六师妹!小师妹!”伊长生焦急地转身,脸色苍白,全身颤抖。

钟今离和沈诗瑶已经倒地不醒。

伊长生跑过去,检查两人的呼吸,发现他们气息微弱,内伤严重。

“六师妹…小师妹……对不起!”伊长生跪在地上,双眼通红,心如刀割。

“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六师妹,你快醒来吧?我会好好修炼……”

“小师妹,你也快醒来,我会好好照料你的法诀……”

“求求你们,不要死啊!我会改过自新,绝不再荒废修行!”

突如其来,伊长生猛然止住了哭声,手握宝剑站起身来,全身冰冷的气息四溢而出,“孙叔,从今以后,我再也不会称呼你孙叔了!我们之间,只有生死斗争!”

孙叔的鹰眸锐利地注视着伊长生。

在这一刻,伊长生仿佛长大了几岁,身上的傲气被掩藏起来,多了几分沉稳。

孙叔敏锐地察觉到,伊长生即将达到突破的关键点。

孙叔的眼神变得警惕起来,他知道,如果伊长生选择自爆,那会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他不能给予伊长生这样的机会!

孙叔身上的压迫力朝着伊长生袭来,正当他准备发动攻击时,突然感到背后多了一股寒意。

他急忙转身,只见不远处站着一个身形修长的公子。

这位公子身穿墨色缎子衣袍,头戴玉冠束发,剑眉星目,神情高贵而绝美,仿佛是从神话传说中走出来的存在,令人生畏。

孙叔心头涌现一丝不安,这人什么时候出现的?

他怎么可能突然出现在这里?

就在他沉思之际,君京澜淡淡地开口道:“五师弟,你现在明白了吗?”

“二师兄,现在已经太迟了,一切都无法挽回……”伊长生的双眸泛着泪光,充满了懊悔。

君京澜缓缓走向伊长生,“五师兄,过去的错误已经无法弥补,但是未来却还有机会……”

“我只希望能够拯救六师妹和小师妹!”伊长生颤抖着声音说道。

“六师妹和小师妹还有机会,不必担心。”

君京澜递给伊长生一瓶丹药,“让她们服下吧。”

伊长生紧握瓶身,迅速倾出一颗丹药,塞入钟今离的口中,不顾她是否会吞咽下去。

他轻轻地转过头,轻轻扶起沈诗瑶,温柔地将丹药送入她的口中,注视着她轻轻地吞咽。

钟今离不禁发出感叹:五师兄,你这差别实在是太过分了。

孙叔全神贯注,却发现自己在这个领域中已经失去了掌控力。

在伊长生喂完丹药后,沈诗瑶仍未苏醒,这让伊长生感到焦虑。

他转而询问君京澜:“二师兄,她们还未有任何反应?”

君京澜沉默无言,只见他脚下的光芒渐渐升腾。

突然,一阵嗡鸣声响起,无数根红线从君京澜脚下蔓延开来,形成复杂而令人胆寒的图案,覆盖整个领域。

而就在红线包围下,钟今离和沈诗瑶身下散发出一道道红光,随即消失得无影无踪。

伊长生惊慌失措地问道:“二师兄,她们去了哪里?”

君京澜淡定地将伊长生放置于一个保护罩中,然后威严地说道:“她们是安全的。五师弟,你要准备好,见证化神级别的战斗。”

他的凤眸中透露出一股威严和高贵,每一个动作都流露出一种不可侵犯的气场。

——————

同时,室内洁白如雪,仿佛置身天国。

侍从们整齐排列,手持托盘,上面摆放着精美绝伦的衣裙。

沈诗瑶心情悠闲,一边挑选着衣物。

她拿起一件成衣,轻轻比划在钟今离身上。

“师妹啊,这一次,五师兄必定能晋级!”沈诗瑶自信地说道。

钟今离回忆起那场生死之战,心中仍然颇为惊恐。

“六师姐,我差点吓破胆!那位可是化神境的高手,你几乎丧命于其手!”钟今离颤声说道。

六师姐为了五师兄的晋级着实不遗余力。

这次历练,他们旨在为五师兄开辟一条突破之路。

然而,五师兄对此毫不在意,毫无紧迫感。

最终,六师姐终于想到了一个计策,却苦于未找到合适的合作者。

就在此时,孙叔突然造访。

六师姐便决定临时更改计划,让钟今离与孙叔联手进行表演。

在化神领域,若非他们备足保命法器,早已魂飞魄散!

沈诗瑶不以为意地挥挥手,“刚才,我差点笑场,幸好五师兄太过伤心,未见察觉。”

“小师妹,你无需自责,五师兄确实需要刺激。”

“他整日只知嬉戏,毫无危机感,若继续如此下去,终将悔不当初。”沈诗瑶眼神微凝,拿起一只珠钗,细细端详起来。

钟今离的眸子中闪过一丝沉静的光芒,她们身为反派角色,当然要不遗余力地修炼自己。

她派遣了人去监视独孤雁,却传来了一个让她惊讶的消息——独孤雁莫名其妙地从紫穹宗消失了。

现在的女主角隐藏在暗处,她们必须更加小心谨慎。

然而,钟今离已经猜到了女主的去向……

她深知,在即将到来的斗灵大赛中,她将再次与独孤雁相遇。

“这些都要了,再送一批更好的过来。”沈诗瑶的声音清澈如银铃,宛若天籁之音。

侍从们惊讶地看着她,“客人,请问这些七品以上的法器加起来一共要上亿呢。”

沈诗瑶毫不在乎地点头,“再送一批更优质的过来,全部换成防御法器。”

侍从们急忙应诺。

钟今离暗自叹息,六师姐果然是个购物狂啊!

她试图劝诫一下她,“其实不用买这么多的。”

沈诗瑶却笑道,“这些东西与我平时所用无异,正好多备一些。这朗月楼的楼主一定是个心机深重的大美人,她所卖的东西深得我心。”

钟今离眸光闪烁,“你肯定有机会见到楼主。”

沈诗瑶拦住了打算离开的侍从,“见楼主一面,需要多少灵石呢?”

侍从略显犹豫,“我们楼主并不缺灵石,但掌柜的确实很贪财……”

随即,一位掌柜的神秘现身。

沈诗瑶缓缓取出通信令,轻轻地翻开其中一张图,然后将其递给侍从,“这便是你们店铺的掌柜?”

“没错。”侍从点头,目光紧紧锁定在沈诗瑶手中的那块巴掌大小的通信令上。

这块通信令似乎和他们店里售卖的不太一样。

画面更为清晰,细节更加丰富。

“既然如此,那就不必再费心了。”沈诗瑶失去了兴致,将通信令收了回去。

而远处,钟今离坐在那里,一边假装淡定地品着茶,一边悄悄观察着情势。

她可不能暴露身份。

推荐阅读:

绝世强者 逍遥假太监,开局帮太子入洞房!楚轩冷雨 曼曼归途 终极暴徒 穿越女尊世界,被女版自己捡回家 官诱 临海风云录 舞仙玲珑大人 穿越明朝当暴君 孤,大商九皇子,开局即无敌风语者 弃婿归来叶凡 苏辰剑无心 我靠摆烂拯救了全宗门公主不回家 奇陵异墓 我以智计宠冠后宫 朝妖暮仙:蜀山骄女 洪荒之南华录 修仙绯闻 玩家请闭眼 网游:他就是天庭第四反骨仔 陈冬青盖伦 高武大秦:你也不想秘密被知道吧 会穿越的明星 错过的天堂 掌心 神魔游戏场秦子轩聂小阮 血乱将尽 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 笑过江湖风雨路 都市之最强战神 天帝玄黄录 逍遥医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